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有些人有些事很难忘记  

2017-11-05 18:23:30|  分类: 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是周五,傍晚科室有场业务学习,请了金华的凯旋主任过来讲课。结束后老毛和我一干人陪着凯旋主任去了陌上花开餐馆吃晚饭。席间我接了个电话,号码很陌生,对方开门见山说自己是老姚。哦,是老朋友了,不过也是多年没有联系了。
    老姚是建伟的老同事,我和建伟结婚不久就认识了他,因为我们当时住在饲料公司的宿舍。那时老姚还是个单身汉,长得高大帅气,一表人才,我对他印象挺好的。老姚有事没事经常上我们家坐坐。当时他刚来到公司,是个普通工人,不过建伟挺器重他的,没多久就把他调到销售部门。事实证明,老姚是个非常能干的人,几年后他被粮食局调到另一个企业做了厂长。然后再过三年,他回到饲料公司担任经理,而建伟则被免去了经理一职,当了个书记。他俩搭档不到两年,建伟又被调到一家粮管所,这是建伟非常不情愿的,因为在饲料公司,他没有脱离业务,所有的饲料配方技术还是他自己一手抓,而到了粮管所,他完全成了个闲人。于是一年后他就正式下海。那年都是20年前的事了。
    建伟在我耳边不知说了老姚多少事。他对老姚的感情可以说很复杂。一方面,老姚是个热心肠,帮了建伟不少忙。在建伟手下时,只要建伟一张口,什么事情他都会立马去办,而且都能办得妥妥帖帖。别人说他是个马屁精,然而如果真是拍马屁的话,他也是不露声色的,让你觉得很自然得体。按理说他没有受过什么教育,只有初中文化,可他知道的事情很多,社会学这门学科的成绩比建伟不知要好多少倍。也难怪,他父亲早逝,很早就在社会上闯荡,干过粗活、做过生意,三教九流见识了很多,不像建伟,一直生活在象牙塔的顶端,大学毕业没两年就担任了公司的一把手,一帆风顺没受过什么挫折,和老姚完全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自从老姚回到饲料公司后,他们的关系变得比较微妙起来。老姚还是很尊重建伟,不过建伟的心态起了一些变化,有时在和我言谈之间难免露出酸溜溜的语气。老姚的情商之高那是没得说的,在和建伟的关系当中他绝对处于主动地位,他一定不会冷落了建伟。他的交际能力总会让人刮目相看。几年之中,他把我们的亲戚朋友都变成了他的朋友,包括我姐夫,包括中医院的姜院长,还有别的几个有用之才。他的一些做法建伟很看不惯。不过建伟是个性格内向的人,他最多也只是和我说说而已。
    后来,建伟离开单位了,工作上没有什么交集了,加上我们搬了家,和老姚的接触少了很多。老姚在饲料公司待的时间也不长,后来这个位置被另一个人取代,而他则被调到粮食系统的一家大酒店当起了shuji,这其实也只是一个虚职罢了。当时我已在医院担任行政领导岗位,平时有一些接待任务。老姚曾经利用我这层关系,带了他们老总过来和我联系,看在他的面子上,有一段时间医院有些饭局我都放在他那里,照顾他的生意。不过他们的酒店菜品和服务似乎没有跟上去,客人不太满意,不久之后我渐渐地减少了和他们酒店的业务联系。
    老姚在这个酒店一待就是好多年,之后似乎再也没有上升。他是个不甘久居人下的人,因此在这个位置上说实在的一定感到憋屈。不过他似乎除了上班以外还折腾了一些别的事情,赚点外快。建伟去世时他和几个过去的老同事曾经过来吊唁。看得出他很悲痛。毕竟,在人生最辉煌的年代,他们曾经在一起共事,不管有过什么恩恩怨怨,人走了什么都过去了,留下的回忆一定是最珍贵的。那以后,我们很少碰面,倒是我和他妻舅的女婿、小我将近10岁的阿龙成了上下级关系。由于阿龙,我们又有过几次同桌吃饭的机会,并且在一次阿龙的妻子对我产生误解时,由老姚亲自出面消除误解。记得那天我实在没辙。给老姚打电话求助,老姚第一句话就是:“她这人简直不可理喻,一天到晚怀疑自己老公有外遇,都要疯了。你别管这事,我来处理”。阿龙的妻子别人的话听不进去,只听姑父的。风波很快就平息了。那时候我很感激老姚,觉得他实在是个仗义之人。
    老姚的一个电话勾起了我太多的回忆。他说:这些年很记挂你,你还好吗?我说很好很好,谢谢你惦记着。他说,还有一个人也记挂你!我问是谁呀?他说是我同学。他说我让他和你说话。从对方的声音里听出来,原来是小学男同学老贾。他们怎么又是朋友呢?兰溪真是个小地方。老贾说:我和老姚一起吃晚饭,聊起你,原来大家都很熟悉。我对老贾说,虽然你和我是小学同学,可是我和老姚的渊源比你要深得多!老贾说,那我相信!后来老姚接过电话,声音里有一种沧桑,有一种感慨。他说,这么多年了,老是要想起从前的往事。什么时候我们叫上几个老朋友一起聚聚吧?我说好啊!
     挂了电话,发觉我已经冷落身边的朋友太久。好在凯旋是老朋友,好在作陪的有好几个,他们已经开始动口了。那天,因为这个电话,我开了戒,喝起了黄酒。在微醺中,往事历历在目。有些人,有些事,哪怕过去了几十年,仍旧是刻骨铭心的,因为那些都与建伟有关。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