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老妈的两难选择

2017-4-22 19:20:48 阅读21 评论5 222017/04 Apr22

    “应院、陶院:我妈的事情让你们费心了。我把病情和你们的意见向他们如实说明,老妈的意见是不想做胃镜超声检查和胃镜下微创手术,一方面是要做两次胃镜太难受,更主要的是怕做不彻底到时候还得开刀,因此想一步到位直接做手术。不过现在他们又有新的顾虑,说如果手术和不手术寿命相差不是很大的话,倒不如不手术。老人家想法很多。她觉得现在的状态还算好,怕术后难恢复。我和我哥姐商量了以后,觉得还是要尊重他们的意愿。如果他们决定手术了就全力以赴安排好,在这之前,也让他们自己静下来好好考虑几天。不管怎样的决定,到时候都还是得麻烦你们,多谢了!
    上面一段话是我傍晚发给两位院领导兼普外科和消化科专家的微信。
    老妈上周二做了胃镜检查,是陶院亲自做的。昨天病理报告结果,考虑胃癌。我把报告发给陶院,他的意见是这个年纪了最好是做胃镜下的微创手术。但是做这个微创手术之前,还得做两个必要的检查,一个检查是胃镜超声检查,明确胃粘膜层和黏膜下层有没有粘连,如果有粘连,那么这个胃镜微创手术就做不成。还有一个检查是上腹部增强CT,看看附近有没有淋巴结转移。如果有转移了,那么做胃镜微创意义更不大。
    昨晚我把老妈情况向老大做了汇报。应院今早打我电话,他和陶院商量了一下,同意陶院的意见。
   中午下班我赶去老爸家,和他们详细说明了这事。我没有什么可以隐瞒他们的,因为老妈自己就是个护士。她06年做了膀胱癌手术,09年做了结肠癌手术,是个久经沙场的老病号了。不过她老人家对于重复做胃镜还是心有余悸。且担心微创手术做不彻底,到时候免不了还是要开刀。11年前的膀胱癌就是这样,先是膀胱镜下电切,加上每周一次的膀胱冲洗、化疗,三个月过去,结果癌症仍旧复发,还是动了手术。这事我记忆也是十分深刻。
    我于是又给应院打电话,告诉他老妈的顾虑。应院说,胃镜下微创能不能做彻底、会不会复发,这谁也保证不了,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做微创一定比做开腹手术损伤小、恢复快。所以要考虑清楚,毕竟你妈妈已经84岁,而且以前动过两次大的手术,再动手术风险一定很大。
    我把手机给妈妈,叫妈妈也听听应院怎么说。老妈在电话里求应院给他开刀。老妈也真是的。她是太信任应院了,总觉得他一定能手到病除。应院说,这个决定要慎重,当然您如果最后决定要手术,我一定给您做。
    下午我上班,继续忙活。今天一天看了七十多个病人。这期间老爸老妈又犹豫很久。老爸说,不开刀又会咋样?寿命会短几年?如果寿命影响不大的话,何必要这么吃苦头?唉,他们的主意一会儿一个,我也是晕了。傍晚我把老人家的顾虑和想法以群发的方式发给应院和陶院,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段话。
    陶院非常负责。他已经把老妈的胃镜和病理资料给浙二专家看过,他们一致认为还是做胃镜微创更有利,而且认为老妈的病理检查结果提示做微创比较安全可行。当然做之前上述检查还是要做的。他说这个月30号浙二专家要过来,何不趁机把微创手术做了?应院也赞同。我于是又给老妈打电话。老妈犹豫了一下,后来说那还是听陶院的吧?
    我给陶院商量好,下周二住进去,全面检查后等待胃镜微创手术。在这期间他会和老妈详谈她的病情以及他们选择这个治疗的理由。陶院说他相信他的话老妈应该听得进去。
    又告诉老爸老妈,让他们心里踏实。还给哥姐打电话。哥哥说他离家太远,一切都拜托我了。姐姐说我反正不懂,你怎么说就怎么做,我做跑腿、陪护的活儿是可以。我告诉了她需要做的具体事项。如此,总算把一件大事安排好。希望一切顺利。感觉我这个老三才是家里的主心骨。
    这个时候非常感念两位领导和大专家。他们真的非常认真敬业。

作者  | 2017-4-22 19:20:48 | 阅读(21) |评论(5) | 阅读全文>>

陌上花开

2017-4-19 15:55:37 阅读24 评论2 192017/04 Apr19

    陌上花开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昨晚,老戴打我电话,问我老妈的事怎么样了?我说已经搞定。她说那太好了,明天中午我们去陌上花开吃饭,你有空吗?我说没问题,而且也只有明天有空,因为接下来就要去杭州开会,下周也很忙。
    于是,在“一叶知秋里告诉老姚和燕子,很快得到响应。四人帮约定了这次聚会。
    这是我们四个人第一次集聚在一个新的地方。这十多年来,起先是在伯尼咖啡;后来那家店关门了,我们辗转去了两岸咖啡;再后来,嫌那里太贵,又去了遇见你餐厅。吃了多次,那里的菜也吃腻了,于是老戴建议换换口味。
    担心晚上这里人太多订不到位置,于是选择了中午。老戴和燕子今天休息,我可以提前开溜。只有老姚是个工作狂,认认真真干到12点才准时下班匆匆赶来,那时我们已经把菜点好了,我和老戴在燕子和老姚到来之前已经说了一些私密的话。
    陌上花开的装饰风格与别处有所不同,非常古朴原始。这里原先是古商城的老房子,几乎没经过刻意的装修,墙依旧是斑驳的墙,地依旧是黑乎乎的地,屋子里的房梁和别的木结构还是原来的本色。我在这里已经吃过几回,感觉菜还可以,价格也实惠。我们四个人在这里小聚个把小时,算是吃了一顿工作餐吧。
    又聊了一些近况。老戴正式回来上班有个把月了,她说最近这段时间病人特别多,每天要看八九十个病人,很辛苦。燕子说起女儿的事,结婚两年了,没有生孩子,亲家母很着急,打她电话问咋回事,要不要看医生,搞得她也很郁闷。老姚除了工作上的事,似乎心无旁骛。在工作强度上,我比她们都要轻多了,因此没啥可抱怨的。
    老姚下午1点半还得接着工作,看她很疲倦的样子,我们就早早地结束了。她说抓紧休息半小时,下午还有一大堆的片子要写报告。我们四人就此分手。告别她们后我去了绿丹蓝。我要把头发打理一下,明天出门更精神一点。
 

作者  | 2017-4-19 15:55:37 | 阅读(24) |评论(2) | 阅读全文>>

去石龙头村实地查看劣五类水治理情况

2017-4-16 17:29:54 阅读27 评论3 162017/04 Apr16

    这一届我市政协对环境污染尤其是水源污染的问题很重视,成立了监督调研组,每个界别、每位委员都有任务。我们无党派界别被安排在第三组,联系赤溪街道石龙头村。每位委员负责当地的某一口池塘。我负责的是“下塘。看来这一年里我得对那口池塘多予以关注了。
    昨天,小飞常委已经单独行动,去察看了她负责的那口叫做“上木勺”的池塘,并在群里发来图片。昨晚,叶常委与我联系,敲定时间,今天我和他还有方镇长一起去察看相关的池塘。
去石龙头村实地查看劣五类水治理情况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上午九点,我们三人在赤溪街道办事中心集中,并找到了街道的主任。他和我们先聊了一些情况。赤溪这一带池塘众多,因此水治理任务相当艰巨。这里水源污染的一个很大的原因是珍珠养殖。为了让珍珠长得更大,更圆,更有光泽,往水里投放鸡粪等饲料是必须的,由此导致水源污染。如果禁止珍珠养殖,势必断了当地村民的财路,影响地方经济和老百姓发家致富。但是放任不管,那这里的环境就会变得更加恶劣。如何兼顾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这是当地领导很伤脑筋的一件事。他们近年也是花了本钱在做这个利在功在当下、千秋的大事的。
去石龙头村实地查看劣五类水治理情况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主任看过我们的分工表,说,我们负责的这三口池塘目前倒是没有养殖珍珠。他派了村长陪同我们去实地查看。先去了我负责的“下塘”。那口池塘的水质从外观上看还不错。据当地的老百姓说,就是有一个排污口,附近学校的生活污水从那里排出来。我绕池塘走了一周,没有看到有污水从某处排出的迹象。池塘的附近果真有一所学校——赤溪街道中心学校。池塘边学校围栏下面的水沟里我看到有一个小小的排水管子,污水从食堂的下水到排到这里。据说以前就直接通过公路底下的管子排到池塘,如今在治理劣五类水,采取截污纳管措施,污水不再排入池塘。但我看着怎么觉得污水就从那个管口直接向路面溢出了。这样一来,池塘污染的问题倒是解决了,可是路面污染又该如何处置呢?
去石龙头村实地查看劣五类水治理情况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视察的第二口池塘叫做“上胡门口塘”,是方镇长负责监督的。这口塘已经被抽干,正在清理淤泥,要赶在雨季到来之前把池塘整治好。站在池塘边,目睹着当地的村民穿着高筒套鞋在淤泥里劳动,周边散发着阵阵臭味,我心里也不是个滋味。想必这口池塘原先污染相当严重,才采取了这样大的力度在治理。村长说,这回要彻底地把这口池塘弄干净。
去石龙头村实地查看劣五类水治理情况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池塘与池塘之间的距离很远。我们查看的最后一口池塘是叶常委负责的“前程蛾子塘”(这些池塘的名字咋那么怪怪的)。这口池塘是我们今天所见的规模最大、目测水质最好的一口池塘了。叶常委指着对面的围墙询问村长,那围墙里面是做什么的?村长说那里是养鸽场,它给城里好多家餐馆提供肉鸽。叶常委又问:那养鸽场会不会带来水源污染?村长说,不会,因为鸽子的粪便很干燥,处理起来比较方便。他们把鸽粪收集起来作为有机肥,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三口池塘全部察看完毕,我们仨在前程蛾子塘边合了一张影,然后打道回府。择日我们会向领导汇报视察的结果。
去石龙头村实地查看劣五类水治理情况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作者  | 2017-4-16 17:29:54 | 阅读(27) |评论(3) | 阅读全文>>

有形和无形的压力

2017-4-15 19:24:30 阅读20 评论5 152017/04 Apr15

    昨天,赟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消息,说这一天对她来说是黑暗的一天。我赶紧询问究竟出了啥事?很快她和我私聊,告诉我肚子里的宝宝保不住了,流掉了。这真是一件沮丧的事,让她白白高兴了两个月。她说,这个二胎来得那么突然,仿佛是上天赐给的礼物,给了她无限的憧憬,却一下子又从她身上溜走。我问她是否有什么原因?她说,年纪大是一方面,加上这段时间压力大,病房里事情多,尤其是重病人多,还要上夜班,加上再过十多天就要正高考试了。所有这些压力的综合因素吧,导致这个结局。
    医院里的医护人员怀孕流产似乎已经成了新常态。我在时常听到谁谁怀孕的同时,又会听到谁谁流产。去年科里娇娇就流了产。压力,那些有形或无形的压力,那些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造成作为医护人员的她们,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腹中胎儿。每天的查房让人站累腰,抢救病人让人跑折腿,坐门诊让人坐伤颈。每天,她们还要战战兢兢,担心出现安全隐患,担心病人投诉,担心遇到不讲道理的家长。按理说怀孕之后的准妈妈应该在家好好安胎,直到分娩。然而做了医护人员就没有这个福分,除了辞职不干。
    赟说那天她当班,碰到个抢救病人,没办法,在这个节骨眼上哪里顾得上自己怀着身孕。等到被抢救的孩子转危为安,她坐下来补写抢救记录的时候,感觉下面汩汩地流出血来,她的眼泪一下子刷刷流了下来,因为她知道,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强打精神去做了B超,知道胎儿已经保不住了......
    我为她感到遗憾。想想那天,当她宣布自己怀孕时,是那么幸福,那么骄傲,我们大家都为她高兴,我还在博客里开心地为她记上一笔。时间过去还不到一个月,情况就出现变故。我只有好言安慰她,或许老天爷不愿意你太辛苦才这样。赟自我解嘲说,不管怎样,至少说明我还有这个功能。这个赟,到这时候还不忘来点小幽默。
    不过,还能怎样呢,只有苦中作乐吧。幸好还有一个集体,还有一帮聊得来的姐妹,大家有共同的经历、共同的感受,在困境中可以抱团相互安慰,度过危机和难关。今天我的专家门诊,也同样遇到不快,家长的要求触犯了我的原则。对于那些三观和我严重不一致的人,我甚至还无法斩钉截铁地说no,因此,心情难免沮丧,在朋友圈里发了一些言论。而之后给予我最中肯的安慰的,依旧是同行和同事......

作者  | 2017-4-15 19:24:30 | 阅读(20) |评论(5) | 阅读全文>>

十年前的那场噩梦

2017-4-13 16:59:04 阅读33 评论6 132017/04 Apr13

    十年前的今天,4月13日,是一个黑色星期五,我被人骗了整整五万元!只因一个电话。我对对方的身份、对对方所提出的请求是那么确信无疑,压根儿没有去进一步核实,于是,在一念之间,五万元就落入他人之手。当年的五万可以说是我一整年的收入。
    发生那样的低级错误真是欲哭无泪,而且羞于和任何人倾诉。从那以后,对陌生来电产生了莫名的恐慌,真可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从那以后,对于电信诈骗才有了提防。对方一个电话,首先在心里将其假想为欺诈。这十年来,遇到的骗子实在是多,不仅有陌生人,也有熟人。有些和上面的情节如出一辙,有些以高利息诱惑,有些以男色诱惑。于是感激十年前那个骗子,他让我知道这个世界是如此险恶;让我举一反三,避免一而再的犯错。只是这个学费有点贵。
    联想到医院里这些年陆续听到的别的同事因为集资而损失的资产,那不是几万的小数目,而是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巨资,我这点损失也算是小儿科了。我想,我们这样的工薪阶层不适合做大的投资,风险太大,而我们抗风险的能力太弱。许多所谓的集资其实都是在非法吸纳民间资本,是一场骗局,事成后集资者一逃了之,抛下那些怀揣发财梦想的人为痛失钱财而哀嚎。华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她从亲友处借了几百万投资,然后血本无归。如今年过花甲仍旧每天苦巴巴地早出晚归上班,挣辛苦钱。
    在这个诚信缺失、骗子遍地的社会,还是小心谨慎一点好。不幻想一夜暴富,只求平平安安。

作者  | 2017-4-13 16:59:04 | 阅读(33) |评论(6) | 阅读全文>>

震感

2017-4-12 18:42:24 阅读32 评论2 122017/04 Apr12

    一早起来刷朋友圈,发现好多人都在说凌晨在临安市发生了4.3级地震,周边包括我们这儿有震感。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看来是睡得太好了。上班第一件事情,打电话问寒寒,杭州怎样?寒寒说,据说也有震感,不过他和丹丹都睡得很香,没有感觉。这年头还是大大咧咧的人有福气,哪怕大祸临头也浑然不知。那些敏感的人,夜里惊醒以后只能战战兢兢醒到天亮。
    比震感更让我震惊的是,兰仙的儿子走了,年仅46岁。上午兰仙来电告诉此事,她的声音满是悲伤。白发人送黑发人,多么哀痛!兰仙去年送走丈夫——寒寒的忘年交章师傅,如今又送走身患癌症的儿子,时间间隔还不到一年。这个家遭到接二连三的打击,风雨飘摇。我下午去看望了兰仙。我很不善于在这种场合下安慰别人,怕词不达意。兰仙看上去更显老了,背脊也有些佝偻了。我不知道今后的日子她如何面对?我告诉她有事情给我打电话。她说已经够麻烦你了!我说只是帮不上忙。
    告别兰仙,在回来的路上,我在想寒寒上午在电话里说的话。他说,遇到这样的事都要自己面对的,当年我爷爷不也是先失去奶奶再失去爸爸吗?那时候爸爸也是大哥哥这样的年纪。是呀,当年公公承受的打击,一定也是常人难以想像的。可我时常是陷于自己的哀痛中,忽略了他人的感受。人的生命是那样脆弱,我们活在世上,是上天的恩惠,要好好珍惜,善待自己,善待家人,平平安安过好每一天。

作者  | 2017-4-12 18:42:24 | 阅读(32) |评论(2) | 阅读全文>>

资深美女

2017-4-11 14:36:29 阅读25 评论2 112017/04 Apr11

   昨天周一,一早燕姐打我电话,中午燕波请客。她说原本燕波主要是请一清大姐的,可她提前回上海了。燕波的意思,不管怎样饭局还是照旧。我犹豫了一下,说,可是我对燕波并不熟啊,要不还是不去算了。燕姐说,人家可是点了名的。这样啊,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地点,青湖公园附近的大街小巷。
    这一桌人一共十一位,清一色的女性。除了东道主燕波之外,燕姐、姚大姐、秋瑾大姐以及比我年轻几岁的凌臻和小红是我所相熟的。坐在对面的三位大姐比较陌生,燕波一一介绍:她们依次是:嘉华、秀菊和鲜花,原来都是政府部门的干部,如今已经闲赋在家。说话间来了一位看上去很年轻的女子,她一到就忙不迭地道歉说来晚了。我看着她有些面熟却叫不出来,可人家却立马向我打招呼了。原来她是广电局的小莹。
    这样的饭局对我来说无疑是有点压力的。现如今我只想和熟悉的人交往。但是我又不能太率性,还是得随大流一点。不过在交谈中感觉大家对我都很尊重。这里面只有我一个人是搞专业的,仍旧在一线忙碌,其余都属于“官场上的人”。如今除了凌臻、小红和小莹在位之外,别的人都或退休或退二线。谈话中不是谈儿女婚事就是谈第三代。我估计小莹坐在我们这一桌会更局促一点,不过我看她倒显得很自如。
    席间燕波搞了个群,取名资深美女,说以后聚会就方便了,不用一个个通知。这个群名倒是有点意思。这当中有几个是当之无愧的资深美女,有几个就有些牵强了。但每个女人都是喜欢被赞美的,于是这个群名毫无疑问得到了众人的一直拥护。

作者  | 2017-4-11 14:36:29 | 阅读(25) |评论(2) | 阅读全文>>

父辈的孤寂与无奈

2017-4-10 15:44:30 阅读27 评论8 102017/04 Apr10

    连日来切身感受着父辈们的孤寂与无奈。
    还在奉化的时候,收到姑父的微信,言语中流露出太多的悲哀。他的头部皮肤癌变已经半年,西医除了手术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毕竟他已经九十高龄。于是姑父去老中医那里搞来偏方。他发我微信的目的是叫我按照那个偏方取药,然后磨成粉末,越细越好。他说他所在的医院不给弄这个。没办法,我得求助于中医院的朋友黎平,他把我搞定了这事。今天上午我去中医院门诊二楼,黎平正在坐专家门诊,10点半了桌子上的门诊病历还排着长长的队伍。他抽空帮我打了电话让我去名医馆取药。我取了药之后去申通快递按照地址寄了出去。之后我给姑父发了微信让他放心。不过姑父似乎并没有放下心来,他回给我的微信说他这把年纪了,怕折腾,折腾来折腾去受不了,自己吃苦头家人还受累。他说他不想拖累大家,要走就走得轻松点,快点!看到这样的短信我真不知该如何回复。给英表姐打电话,她说她已经快要崩溃了,因为老人家每天给自己女儿发的微信有好几条,都是这样的话。英说: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们做子女的只能够不时地去看望他,给他精神上的安慰,至于疾病,医生都说没办法了,我们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么?打完电话,我斟词酌句给姑父回了一条较为委婉的宽慰话,也不知道会不会词不达意。
    我自己的公公这段时间还算太平。不过他时不时的要过来叨扰我一番。前天上午我在专家门诊忙得不亦乐乎,他过来凑热闹了。不过我没看到他。检温的护士告诉他我上午很忙,有事情要不下午再过来。公公对她说他有几句话要和我交代。下午护士想起来了,和我说起这事。我立刻打电话过去,问他有啥事要和我交代?公公说,也没啥事,就是想看看你。唉,他也是太空虚了。除了我,他没有一个可以诉说的对象,寒寒又远在杭州。我在电话里安抚他几句就挂断了。毕竟还有那么多的病人等着,他没事就是谢天谢地。快下班时那护士说,你公公如果要请保姆,她隔壁一户人家的保姆挺不错,可以每个礼拜过来做两天活。真是个有心人。我谢过她,告诉她我和公公征求一下意见再说。因为公公这人比较挑剔,我怕他又得罪人。他尽管自己是个糟老头,可是对保姆的要求却很苛刻,年前气走一个让我很窝火。我曾经说再也不来管他了。可是这只是气话而已。
    昨天礼拜天,一早起来下着大雨。我看着窗外如注的雨滴,心想这样的鬼天气我最好不要去老爸家算了,窝在家里看看电视多舒服。于是给他们打去电话。老妈接的电话,她说老爸已经去买菜了。我有点带着撒娇的语气说,那么大的雨我都不太想过来了。老妈犹豫了一下说,还是打个车过来吧。我想了想,也觉得既然老爸都去买菜了我不过去也不好。于是等到雨稍微小了一点我就打车过去了。到了那里,老爸已经买了菜回家。他说今天只消做两个素菜就可以,因为他已经在楼下的阿君炖品预定了一个老鸭煲。怪不得老妈在电话里有点含糊其辞。老爸是为我订的这个老鸭煲,我若不去他会很失望。我暗自庆幸自己没有一意孤行。11点,老鸭煲送上来了,老爸非得他买单。陪两老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现在陪伴老人家的事情基本上落在我身上,因为姐姐太忙。爸妈积攒了一星期的话,都想在礼拜天和我好好倾诉一番。
   家里的老人多,每个人都不省心,都得好好安抚。我只能尽力而为了。

作者  | 2017-4-10 15:44:30 | 阅读(27) |评论(8) | 阅读全文>>

天一阁,以及海鲜粥铺

2017-4-8 20:52:09 阅读32 评论6 82017/04 Apr8

天一阁,以及海鲜粥铺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昨天,是宁波之行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上午去了我国现存最早的私家藏书楼——天一阁。天一阁建于明嘉靖四十年(1561年)至四十五年(1566年),是当时兵部右侍郎范钦所建的私家藏书楼。范钦喜好读书和藏书,平生所藏各类图书典籍达7万余卷。后人历经数十代对藏书加以完好保存并不断充实。清末、抗战期间,受战乱和自然灾害影响,藏书楼遭到不同程度破坏。解放后天一阁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对外开放,藏书不断丰富。
    我们参观了宝书楼、东明草堂、尊经阁等几处景点。
    如果时间充裕,在这里可以消磨一整天。只是,维波已经在催。她先期抵达二院附近的海鲜粥铺恭侯我,不一会儿燕萍也到了。我们放了李的鸽子,三个人继续着没有说完的悄悄话。没办法,谁叫我们是好同学呢!维波问我,宁波菜你吃得惯乏?我说你忘了大学里我和三个宁波同学一个寝室,五年的潜移默化,我也快变半个宁波人了。真希望还有更多的时间相聚,只是又到了分手的时刻。维波致电李,对他说,送车站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们要赶去上班。
    别离是伤感的,好在随着交通的便利,要重逢也不是难事。
    
天一阁,以及海鲜粥铺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天一阁,以及海鲜粥铺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作者  | 2017-4-8 20:52:09 | 阅读(32) |评论(6) | 阅读全文>>

又到奉化

2017-4-8 20:24:05 阅读21 评论6 82017/04 Apr8

又到奉化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前年国庆后曾经去奉化一日游,不过似乎没有留下太深刻的印象。而眼下正值春暖花开时节。“奉化的桃花值得一看”,李说。于是,有了再一次的奉化溪口之行。原来以为,桃花应该快要谢了,然而今年的季节有点反常,寒冷的天气持续较久,使花季延迟,于是此时的桃花开得正旺。那漫山遍野的桃花预示着今年的奉化水蜜桃将会大丰收。或许,到时候我可以过来一饱口福。
又到奉化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下午,去了位于溪口西南方的岩头古村。这里有蒋介石原配夫人毛福梅的故居,还有蒋介石私塾老师毛思诚的祖居,以及原国民政府参谋本部空军司令部副总司令毛邦初的旧宅。在这个村子里我有了一个发现:该村的毛氏与韶山的毛氏是同宗同源的,皆由江山清漾毛氏后裔迁出。也就是说蒋介石原配毛福梅和毛泽东竟是同祖宗的!这真是有点意思。一个人越是到了一定的生活阅历,越喜欢了解人文与历史。看来我要考虑几时去一趟江山,好好考察一番。
    这一天的海鲜吃得爽极了。当然,还大快朵颐了奉化芋艿头,时鲜的竹笋。
又到奉化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又到奉化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又到奉化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作者  | 2017-4-8 20:24:05 | 阅读(21) |评论(6)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浙江省 杭州市 处女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只想做个简单快乐的女人。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