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一次关于“剿灭劣V类水行动”的座谈会

2017-5-21 20:33:26 阅读10 评论0 212017/05 May21

    周四下午,统战部召开政党协商会,议题是请各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人士对市里剿灭劣V类水工作提意见。
    大家在市府门前集中,坐大巴到黄店镇,沿着盘山公路七拐八拐到了一处山顶,烈日炎炎下,现场参观了一口池塘。那里几乎没有水,因为水已经差不多抽干,在清淤;之后又参观了山脚下的另一口池塘,那里经过整治目前水质看上去还不错。为了保护水质,该村也是蛮拼的,采取截污纳管,尤其是建了生态洗衣房(利用水井的水。尽量减少村民直接到池塘洗衣。这样一来,大大减少了生活用水造成的污染。当然,不管怎么做总会有不足之处的。参观结束后大家到了治水办座谈。先是听取了环保局副局长汇报近期治水工作的进展,然后与会人员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真知灼见。
    这回到场的市政府领导是从西藏过来挂职的副市长,他认真听取了与会人员的意见并做了一个简短发言。最后统战部部长做了总结发言。
    之所以简单写一点在此,只是为了备忘。将来某一天回头看看,知道原来若干年前的今天是在做这个事。至于我市剿灭劣V类水行动还存在哪些问题,本次讨论谁又讲了些什么,领导做了哪些重要指示,在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一次关于“剿灭劣V类水行动”的座谈会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一次关于“剿灭劣V类水行动”的座谈会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一次关于“剿灭劣V类水行动”的座谈会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作者  | 2017-5-21 20:33:26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苦尽甘来

2017-5-21 17:50:02 阅读20 评论7 212017/05 May21

    前天(周五,老妈终于可以出院了!从5月2日住院,到5月8日手术,然后是前天5月19日出院,这期间家里每个人的内心都在受煎熬。家里只要有一个人生病,全家就不太平。好在术后恢复良好,大家总算松了一口气。
    之前老爸一再交代要好好答谢相关的医护人员,请他们吃一餐饭。我曾经在术后不久邀请老大,他说等康复以后再说吧。昨天我又联系他,终于敲定了时间——明晚。之后我又邀请了消化科、普外科、麻醉科相关的主任护士长。其实他们都说大家同事一场不用这么客气,然而我这样做是圆了老爸老妈一个心愿,要不然他们老是念叨着让我难受。
    今天礼拜天,又恢复了过去的惯例——去老爸家,陪他们说说话,做一顿饭。
    老妈看上去精气神不错,不过她时不时要唉声叹气,抱怨没力气,吃不下。我说你现在没力气也正常,毕竟动了这么一个大手术,加上这几天吃得少。在病房里有营养液输入,精神会好一些。但营养液不可以一直输下去,还是得靠食物调养。老妈又叹了口气说,生病真生不得啊!为啥我那么倒霉呢?老爸说,谁愿意生病啦?生了病只有既来之则安之嘛!我对老妈说,生病固然不幸,不过假如生病了身边有人能够全力支持,只要你抱怨一句“我哪里不舒服”,接下来的事情不要你操心,全部给你安排得妥妥帖帖的,所有的检查、手术,包括术后的护理,都有子女费心安排,你就只管安心养病,直到康复——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老妈听了以后默默点了点头。
    我又说起黄阿姨的事情。她是老妈的老同事,早几年患了癌症,不过因为是单身一人,儿子又远在千里之外,所有的寻医问药的过程都只有她一个人去经历,所有的病痛只有她一个人独自忍受。期间儿子也回来过几趟,但毕竟公务缠身,不能久留。黄阿姨在被病魔折磨了两年以后离开人世。和她比起来,老妈是不是幸运很多?
    我还问起老爸,这回住院总的费用是多少?老爸说差不多二万七千元。我又问,那自付部分是多少呢?老爸说,四千。这真是不可思议,自己只要承担区区四千!对于老爸老妈这样每个月退休金加起来有一万多的老夫妇,支付这笔钱并不是难事。想想那些没有医疗保障的人,这是否又是另一种幸运呢!
    老妈是需要给她灌输一些积极思想的,否则她总以为自己是天底下最不幸的人。这种心态很要不得。生病是自己的不幸,不是别人害的,不可以怨天尤人。眼下既然动了手术,那就得好好调养,以乐观的心态面对今后的人生。
    如此这般的开导一番,老妈的脸色有了一些好转。时间差不多了,我下厨做吃的。老妈没什么能够吃的,她有很多忌口,我告诉她用不着忌,要营养全面一些,可她很固执,这样不吃那样不吃,也只有随她去。今天她想吃炖排骨的汤。我把排骨和红萝卜一起放在高压锅里,炖得烂烂的;另外炒了一个青菜。老妈吃了一小碗面条,在面条里加了排骨汤、青菜汤,还吃了几块红萝卜。今天这一顿午餐算是吃得好的了。
    午饭后告别老爸老妈,我去了附近的羽西美容院。这一阵把我给忙的,都没顾上好好犒劳自己。在美容院,舒舒服服躺了两小时。小姑娘的手法很到位,她在给我按摩的时候,我居然沉沉睡去。

作者  | 2017-5-21 17:50:02 | 阅读(20) |评论(7) | 阅读全文>>

失眠的夜晚

2017-5-17 17:51:55 阅读29 评论7 172017/05 May17

    昨夜,又轮到我去医院陪夜。老妈的病情有了很大的好转,晚上基本上不用我伺候了。陪在那里只不过是为了让她不感到孤单而已。不过对我来说,在病房里过夜实在不是一件美好的事。
    这些年来我已经习惯于安静,习惯于有规律的作息,习惯于不被打扰。而最近这一个月,尤其是老妈手术后,原有的惯性被打破了。
    老妈所在的病房应该算是整个病区里比较安静的,三张床住了两个病人。中间床的年轻人每天晚上回去睡的。靠窗那个大妈也是胃癌在等待手术,晚上大伯守夜。十点多,老妈的胃肠道营养液输完了,上了厕所换上了纸尿裤。我想我终于可以好好睡上一觉。我打开折叠椅,准备入睡。病区里静悄悄的,这时候,这栋楼传来一阵阵沉闷的声音,每隔15秒响30秒,听着仿佛远处在打闷雷。我也不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声音,每天晚上都有,一直响到天亮。大妈大伯早已睡着了。半夜里,巨大的鼾声此起彼伏。那大伯甚至会嘴里突然发出一阵吼声,把我吓得跳起来,看看他其实是睡着了的。
    我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让自己入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得好漫长。老妈凌晨两点又上了回厕所。她老人家倒是没过多久又进入梦乡。我还是头脑异常清醒。大概过了三点,我终于迷迷糊糊睡着了。可没过多久,又被吵醒。大伯大妈睡醒了,起来了,在翻柜子找东西,还在大声说话。我看看手机,才4点!我的天呐。我真的要崩溃了。
    老妈其实也醒了。她看到我的脸色不好看,知道我没睡好。我很想掩饰自己,可是一夜失眠让我的情绪很糟糕。要知道我还得急急忙忙赶到老医院上班。
    我也不知道老人家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就不同意雇个护工呢?一天的昏昏沉沉。今晚姐姐陪护,我得好好睡一觉,以应对明晚的失眠。祈祷老妈早日康复,我和姐姐也可以轻松一些。
    

作者  | 2017-5-17 17:51:55 | 阅读(29) |评论(7) | 阅读全文>>

听课、讲课两不误

2017-5-15 17:54:32 阅读19 评论0 152017/05 May15

    这个月学习任务亚历山大。从5月8日起,有18个关于抗菌药物处方权的培训课程,几乎每天都会有讲座。要求临床医生参与其中的五个讲座的学习,然后参加考试,合格者才能有抗菌药物处方权。参加培训是否到场以刷二维码为基准,因此别人无法代劳。从上周三开始,我已经参加了三次培训(每次都是一小时),还差两次。每回在新院门诊四楼的会议室听课,都能看到熟悉的面孔,亲切之感油然而生。自从医院主体搬迁到新院后,许多人都很少碰面了。只有在这样的场合才有机会遇到旧同事。也因为老妈在新院住院,让我可以一带两便,不再把去新院听课当做负担。
    培训已经占据了相当的业余时间,而上周末由我院我科主办的省级继教项目——《基层医院儿童消化系统疾病诊治进展》也花费了我一些精力,因为我在其中有一个内容——肥胖与青春发育。为了讲好这堂课,我看了不少资料,包括工具书、诊疗指南和近几年出去开会的一些会议资料,做了一个不错的课件。前天是开幕式,领导和周边的专家有一些过来捧场,可惜我专家门诊不能亲自到场。昨天上午第一堂课是我的讲座,开始之前老毛先介绍了一番,把我吹得天花乱坠,我有点不好意思。讲座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因为这些内容平日里基层的同行很少能够听到。
    接下来还有任务,政协将举办一个送医下乡的活动,届时要我讲一堂科普方面的讲座,是关于性早熟的。不管怎样还得准备一下。而且,比起给同行讲课,科普讲座似乎更有难度,不是我所擅长的。唉, 老妈生病事情已经够多,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又不能不参加。我得好好理顺思路,尽量兼顾各个方面,不要手忙脚乱,顾此失彼。

作者  | 2017-5-15 17:54:32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别样的母亲节

2017-5-15 15:18:53 阅读27 评论6 152017/05 May15

    今年的母亲节注定与往年不同,因为老妈住在医院饱受病痛折磨。
    今天是周一,一周之前的今天老妈动了手术。好在这回术后恢复比较理想。三天之前已经能喝一些汤汤水水,并且能下地走走。静脉输的液体和营养液越来越少了。
    昨天是母亲节,我守在病房。老妈的兴致还不错,和我聊了很多。傍晚她想自己上厕所,于是叫护士先停了氧气,关闭了输液通路,我扶着老妈上卫生间。老妈进去后关了门,说她自己能行,于是我在门口等候。老妈解了大小便,然后穿上纸尿裤。我走进去想帮她,老妈还是说她自己能行。我看着老妈抖抖索索地艰难地穿着纸尿裤,她的身上那么瘦,没有一点脂肪。双手都是扎针的瘀斑,我突然感到好心痛,几乎要涌出泪水。我想好好地拥抱她。
    这些年来,由于膀胱癌和结肠癌的手术,老妈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她是个爱面子的人,怕出门后不小心尿在身上有异味,所以宁愿选择不出门。如今老天爷又给了她那么大的惩罚。可是她依旧选择了默默承受。假如这样的痛苦降临在我的身上,我扪心自问,我能够像老妈那么坚强么?恐怕做不到。老妈虽然看上去那么柔弱,然而她的内心是强大的。她的人格是值得我敬重的。
    从卫生间出来,我陪着老妈在病房的走廊里来回走了两遍。医生告诉她每天适当走路有助于术后恢复。回到房间,老妈坐在椅子上喘气,她走得有点累了。我说老妈我给你洗洗脚吧,老妈的表情是那样开心。我拿脸盆倒上热水,拿了毛巾,让老妈把脚浸泡在水里。我给她按摩瘦骨嶙峋的脚,直到她说好了好了。我扶着她上床,然后叫护士给她重新吸上氧气,恢复输液。
    天渐渐夜了。这个夜晚我没有睡好。虽然老妈几乎没给我添麻烦,只是半夜起来换了两次纸尿裤,可我还是睡不好。隔壁床的呼噜,护士的进进出出,老妈的翻身和呓语,氧气瓶的冒泡声,对我都是一种惊扰。想想嫂子真不容易,她居然连续五天在医院守夜!不管怎样我和姐姐还是要坚持下去,因为我看到我在病房陪伴,亲力亲为,老妈是那么安心,睡得那么踏实。为了让她心情愉快,早日康复,受点苦受点累也是值得的。这是我的心里话。
    一个人的想法随时会起变化。当我感到心里不平衡的时候,同样的事情,会做得内心憋屈;然而可庆幸的是在我的内心藏着一股更强大更正气的力量,为我驱赶那些恶魔,让我放下抱怨,对父母更加怀着一颗悲悯之心,感恩之心,从而心甘情愿地为他们奉献一切。

作者  | 2017-5-15 15:18:53 | 阅读(27) |评论(6) | 阅读全文>>

术后这几天

2017-5-12 12:57:01 阅读29 评论6 122017/05 May12

转眼,老妈从周一手术到现在,过去了整整四天。这几天当中,每天都有可喜的好转。前天,停止了镇痛泵;昨天,拔掉了导尿管和腹部引流管;今天,拔掉了胃肠减压管,停止了心电监护。随着这些七七八八管子的拔除,人就一天天轻松起来。如今老妈排尿排便自如,肚子不胀,已经在医生的许可之下喝水,明天可以吃流质了。
现在最大的困难还是处理大小便。因为老妈大多数时候在静脉输液,还从鼻胃管输非静脉营养液,很难起身上厕所,只有在床上塞入便盆。有时候没等便盆塞入,她已把尿拉在尿垫上。每次处理完大小便,还要用清水给她擦屁股。说实话,做这些事情很考验意志,不是简单用一句孝心可以表达的。
嫂子过两天要走了,剩下我和姐姐两个人。我们都在担心,如果时间久了能不能坚持下去。我白天要上班,姐姐要带孙子,哪怕两个人轮流陪夜,时间久了也吃不消。和老爸商量,能不能由我们子女出资,雇护工,减轻一些的负担。老爸撂下一句话:晚上你们不用来了,我每天守夜,可以的!这就是我们的老爸,他吃定我们。明知我们不会让他辛苦哪怕一宿,却故意说出这种狠话。我们只好打消了请护工的念头。
希望老妈快点好起来。久病床前的孝子(女)不是那么容易当的。

作者  | 2017-5-12 12:57:01 | 阅读(29) |评论(6) | 阅读全文>>

陪护的夜晚

2017-5-9 3:40:33 阅读31 评论6 92017/05 May9

    这个夜晚总体还算太平,除了给老妈翻翻身,擦擦痰,看看静脉输液,计算尿袋里的尿液量,别的似乎也没啥事。不过,十一点以后有点小插曲。
    自十一点放了130毫升尿液后,从导尿管里再也没有尿液流到尿袋里。起初以为是肾功能问题,推了一针速尿。然而之后尿袋还是空空如也。护士查看腹部感觉有点胀,说明膀胱已有尿液,可妈一点也不觉得难受。又过了半小时,肚子更胀了。我突然想起,老妈膀胱手术后是空肠代膀胱的,尿液中残渣较多,会不会堵塞导尿管?
    为证实是尿液潴留,请了超声科医生急诊床边B超,结果膀胱里已有七八百毫升尿液。如此,证明一定是导尿管堵塞了。值班的赵医生过来做了导尿管疏通,用针筒抽出几块大大的絮状物,于是导尿管又恢复通畅,尿液源源不断的从导尿管流向尿袋,一下子就流出半袋。护士赶紧夹住管子,嘱咐过半小时再放,以免过度充盈的膀胱过快排空导致休克。
    过了半小时,接着放完余量,总量900毫升!老妈终于彻底放松了。这时她才感到裤子湿了。我伸手一摸,果真湿了。一定是刚才膀胱过于涨满,导尿管里出不来,从尿道口漏出来的。又去找护士要了裤子给她换上。如此一番折腾,此时已经三点半多,天也快亮了。手术第一晚由我亲自陪护,老妈很放心,睡得那么踏实。

作者  | 2017-5-9 3:40:33 | 阅读(31) |评论(6) | 阅读全文>>

受苦受难的老妈

2017-5-8 19:18:28 阅读29 评论2 82017/05 May8

     此时,我在病房守候。老妈鼾睡着。她老人家今天上午接受了胃癌手术。老大亲自给他开刀。打开胃体部病灶快速冰冻切片提示息肉恶变。由于病灶局限,没有周围浸润及转移,手术采取了第一套方案,小切口病灶切除。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情况了。手术很顺利,八点多进去,十点已经结束。麻醉苏醒后12点钟回到病房。
    今天手术之前签了N个名字。术前谈话,输血谈话,麻醉谈话,等等。和以往一样,所有的字都是我签的。我已经习惯在这种情况下当家做主。主管医生告诉我手术备选方案有三套,具体选择哪套方案要开进去才能定夺。并且告知了手术的风险。事实上选择了第一套也是最稳妥的方案。当老大出手术室和我讲述手术的情况,我悬着的心总算踏实下来。
    手术时老爸和嫂子,姐姐,我都守在外面,随时准备有啥情况发生。好在有惊无险。回病房后我叫嫂子和姐姐先回去,我和老爸守着。傍晚,又把老爸打发回去,我一人留下。比起以往两次手术,这次手术创伤小,老妈看上去气色比预期的好。她的意识早就恢复了,能和我交谈。老爸在的时候还一个劲催他回去。感觉老妈真是了不起,经历这么多的折腾却能坚强地挺过来。此时,看着她熟睡的脸,我发自内心的心疼。默默祈祷老天爷不要再折磨她老人家了。希望她尽快好起来。

作者  | 2017-5-8 19:18:28 | 阅读(29) |评论(2) | 阅读全文>>

无处藏身

2017-5-6 19:26:45 阅读29 评论8 62017/05 May6

    做这个专业将近八年了,病人越来越多。随便走到哪里似乎都会有人和我打招呼,既感到自豪,也感到失去了某种自由。我喜欢孤独、喜欢不被打扰的生活,最好在街上遇见的熟悉面孔越少越好。但这对我来说越来越成为奢望。
    老妈周二住进外科病房,一个房间三张床,老妈的床最里边,靠窗那张床的女病人也是胃癌等待手术。聊天中得知,她的外孙女叫范玉琳,一直在我这里治疗性早熟。这世界真是小。于是我少不了要和她多寒暄几句。老爸还唯恐人家不知道,他兴致勃勃地对中间床的男病人(一位六十多岁的胃癌术后化疗患者)聊起他宝贝女儿我所从事的专业,说得头头是道。他一边说一边脸上洋溢着自得的神情,我在一边听着都感到不好意思,又无法阻止老爸的兴致。
    昨天傍晚陪老爸老妈回家。嫂子已经准备了晚饭,不过我不留在那里吃完饭了,因为晚上有小学同学聚会。我对老妈说,他们挺希望我过去的,我不到场他们不热闹。老妈说:那还用说!你是你全班同学中最棒的,谁比得过你!老妈边说边竖起大拇指。想想老爸老妈他们真是为我感到骄傲。能给父母脸上增光也是子女的幸福吧。只是,许多时候众望所归也是一种负担。
    在同学聚餐时,大家推杯问盏,笑语不断。结束后包厢的服务员悄悄指着我问小红,那是蒋医生吗?小红说是呀,那服务员说,我看着有点像,可她脱了白大褂我不太敢认,我女儿到她这里看过好几回呢!当小红告诉我这事,我就在竭力回忆我这晚在酒桌上有没有胡言乱语破坏形象。因为我在病人眼里是那么严谨的一个人,如果让他们看到我生活中的另一面,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今天周六,一整天的专家门诊,看了六十多个病人。下班时走在街上,尽管没有食欲,想想还是得找家饮食店解决我的晚餐。看到一家门面很小的面馆,走进去迎面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是倩文和文慧姐妹俩的妈妈!姐妹俩先后在我这里治疗性早熟,如今相继结束疗程。倩文已经13周岁,去年来了例假,身高长到1米58,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了。文慧去年年底刚结束治疗。她们娘仨在那里吃面条。当我去点单时,姐妹俩的妈妈非要为我买单。我谢了又谢。只是,这一餐我失去了一个人独自享用晚餐的乐趣。
    在一座处处充满熟悉面孔的城市,你是无处藏身的。

作者  | 2017-5-6 19:26:45 | 阅读(29) |评论(8) | 阅读全文>>

那一晚,喧客,德国大餐

2017-5-2 21:14:48 阅读32 评论3 22017/05 May2

    时间推移到一周之前。上周二的此时,我们在那个叫“喧客”的地方,谈天说地,指点江山。
    东道主是小叶总。之所以这样称呼他,是因为他才28岁,比寒寒还小。别看他年纪轻轻,却已经事业有成,生意做得很大。当然,他做的啥生意我可一窍不通。现如今的年轻人头脑灵活得很。
    他16岁就离开家乡去乌克兰留学,24岁回国后开始创业。他身材高大,相貌英俊,举止得体,谈吐文雅,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他和我们界别的叶主任是朋友,所以才有了这个聚会。
    我可从来没有见识过什么德国大餐,这回算是开了眼界。啤酒不是一杯一杯的上,而且一组一组的上,排成长长的队伍,还分黄色和深棕两种颜色。好多的美食,烤羊腿、拼盘、各色水果,让人目不暇接。大家边喝酒边闲聊。当然聊得最多的话题都是围绕社会经济方面,因为在座从事的职业基本上都与这方面有关。我对这个话题不在行,但混迹于这帮人当中,多少也涨了点见识。他们对白天给我们上课的老师的点评让我产生共鸣。
    小叶总为我们选了个无人打扰的二楼的包厢,环境很好。到了晚上九点多,楼下开始热闹起来。据说这地方是越夜越疯狂,年轻人居多。本来晚上有老外演出,今晚似乎有人开生日Party,演出改成了舞会。音乐的分贝渐渐抬高,一些人开始随着节奏跳起拉丁舞。
    我俯视着那些舞者,其中有几对真是跳得好看。
    可我们该走了。外面下着大雨。小叶总叫了代驾,我和小飞、何总坐他的车。和来时一样,叶主任和黄主任滴滴打车。路上开了个把小时,我一路昏昏欲睡。杭州是越来越大了。
 
那一晚,喧客,德国大餐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那一晚,喧客,德国大餐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那一晚,喧客,德国大餐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那一晚,喧客,德国大餐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那一晚,喧客,德国大餐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作者  | 2017-5-2 21:14:48 | 阅读(32)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浙江省 杭州市 处女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只想做个简单快乐的女人。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