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想起上大学时去邻校串门的事  

2013-02-21 12:34:53|  分类: 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上大学那几年(1978~1983年),去邻校串门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因为,比较其他院校而言,医科大学的功课特别繁重,每个礼拜唯一的一个礼拜天大多奉献给了教室;加之那时候无论通讯、交通都很不发达,要联系和造访一位同一个城市的朋友绝不像现在那么轻而易举,往往费很大的劲冒冒失失地跑到人家学校,却极有可能扑空。所以,一个学期下来,也就一两次串门的经历,而且基本上都是约了自己同寝室的同学一块儿去。

    记得一个冬天的周六下午,我和凌英一起去浙大玩。当时没有四校合并,所以浙大、杭大、医大、农大分为四个院校。我本来想去看我的一位中学女同学,可我好不容易找到人家宿舍,正赶上她急匆匆地要去上课。我们只好不打扰她了。怎么办呢,马上回去么?有些扫兴。凌英灵机一动说她有两个老乡,是男的,也在这里读书。我们于是又费了一番周折找到其中一位,那个年长我们三四岁的工科男见到两位医大的女生找上门来,顿时两眼发光,兴奋地把另一位老乡叫了来,我们在宿舍里聊天大半个小时。转眼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主人们忙着去食堂打饭,我们在宿舍等候。那天的晚餐十分丰盛,估计花了他们好多天的饭票。两位男生殷勤备至地不停地给我们夹菜。吃饱了以后我们说该走了,太晚了公交车就不开了。他们竭力鼓动我们住在那里,说已经和女同学说好会给我们腾床铺。第二天就是礼拜天,他们说带我们去附近的玉泉玩。我们找了好多不能留下来的理由,可他们还是苦苦挽留。凌英找的理由很可笑,她说没有带洗脸的毛巾。工科男说那还不简单,去小卖部买两条呗;凌英又说,洗了脸没有面霜搽,脸会很紧绷不舒服。工科男说,他有刚买的雪花膏,还没用过呢。可不管人家多么殷勤,我们还是义无反顾地回去了。两位男生依依不舍地把我们送上公交车。对他们而言,我们的突然出现,或许给他们单调的生活带来了一些惊喜和回味吧。

    有一回,是我国女子排球队刚刚获得世界冠军的那一年,好像是秋天。丽娜约我去农大找她的老乡,是个女的。我和丽娜在她的宿舍挤了一个晚上。由于我长期以来受同宿舍宁波人的语言熏陶,我和丽娜交谈时几乎都说的宁波方言,弄得她那朋友以为我也是宁波人。那一次有一个插曲,我对丽娜说我也有两个男同学在农大,一个是初中的,一个是高中的。我从心里选择了一会儿,决定找初中的同学。没想到我和丽娜的短暂叩扰,也给那位男生带来了一些遐想。我回来以后告诉同宿舍的乐凤这回事,乐凤很八卦地说,你信不信,他下个礼拜准来找你。我说我才不信呢。她说打赌,六根油条!那会儿我们已经从校本部搬到浙一医院的田家园学生宿舍,浙一医院对面有个油条店一天到晚都有新鲜的香喷喷的油条卖。第二个礼拜天,天下着大雨,我早已忘了这个事,一门心事在教室看书。乐凤突然兴冲冲地跑到教室找到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JRF,六根油条,六根油条!原来,如她所料,我那初中男同学真的找上门来了。后来,我们有过几次你来我往的串门,甚至还一起看了一场电影,听了一场音乐会,可我对他好像没有感觉。再后来,我出去实习,我们之间就再也没了下文。谁知因为这个男生和建伟是同学,我们以后又免不了经常交往。若干年以后我向建伟坦白了这回事。虽然觉得不说也没什么,因为我们的确没什么,不过说了以后我和建伟都觉得坦然了,彼此更信任了。以后二十多年,他们夫妇一直都是我们的好友。

    我还和董勤去过杭大,自己一个人去过丝绸工学院,但那些记忆随着年岁的久远已经渐渐模糊了。大约没有男生的故事,没有特别深刻的印象吧。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