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初中师生聚会  

2018-04-12 19:36:16|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中师生聚会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前天晚上,初中同学群的群主志红召集同学在新自由人大酒店聚会。我本来不太想去,可是这次班主任姜老师到场,我不去显得没礼貌。在初中班里,尤其是在女同学当中,我大小也算是个人物,怎么可以临阵逃脱呢,错过了大好的表现机会呢(开玩笑)。
    当我见到姜老师的那一瞬间,我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年我们读初中时,姜老师才三十出头,正是人生的盛年,如今却显得颇有些老态。可见得我们也是日薄西山了。令我感动的是,姜老师第一时间叫出了我的名字。不仅如此,他还如数家珍一样说出我的哥哥、姐姐的名字,可想而知我在他心里还是占据比较重要的位置的。只是,我们这些学生对老师实在是太怠慢了,尽管在一个城市,几十年里却不曾主动地去拜访过他,汗颜!
    这次到的同学一共18位,只占了全班同学的三分之一,男同学更少,只来了四位。泽贤是班级活动第一次露面。我平素路上偶尔和他碰面,但一直没有打过招呼。我们初中同学上学的时候男女同学都是划清界限的,毕业后也是如此。说起来泽贤小学时和我曾经在少年宫一同学过无线电通讯,还合过影,初中又同班。参加工作后和我的邻居静芬谈恋爱、结婚,那两年老在我眼皮底下晃来晃去,我跟他应该算有些交情了,可我和他还是这次聚会才第一次正式打招呼。
    德义、宜森和景芳已经见到过好几次了,不再感到陌生。女同学当中,班长周娟和一个叫桂花的第一次碰面,那个桂花,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初中同学中有个她,她也对我很陌生。真是奇了怪了,我的记忆力也有如此薄弱的时候?
    姜老师是师母陪过来的。尽管姜师母比老师只年轻3岁,但看上去却年轻了好多。看得出平日里都是师母在照顾老师。席间我和老师说起当年下乡学农去尖山大队采茶叶的那段经历,姜老师还记得清清楚楚。学农回来后我感慨万千,写了平生第一篇所谓的报告文学《尖山巨变》。姜老师在班里读我的文章并做了点评。后来我又写过一篇短篇小说《火红的枫叶》,老师也在班里点评。他对我的文笔总是赞不绝口。我对写作的爱好与他的鼓励是分不开的。然而那时候的我,实在是太不懂事,有次带头造老师的反(那时还没有粉碎四人帮,流行交白卷贴大字报),让老师很生气。我问老师还记不记得这事?他说他早忘记了,但他说他知道我的学习一直是顶呱呱的。说话间他的表情充满了骄傲。
    散席后我们扶着姜老师下楼,他脚步蹒跚,有些打哆嗦。姜师母说他最近腰椎间盘不好,走路不太方便。不过为了这次来见学生,他激动得三个晚上没睡好。我们大家纷纷和老师、师母告别,希望他们以后多参加学生的聚会。姜老师一叠声的谢谢我们。
    回去的路上,还想着老师说的话,真的有太多的感慨。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