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姑父走了  

2018-03-10 21:17:10|  分类: 亲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姑父走了 - 相思姐姐 - 难诉相思

    周三上午九点,英表姐来电,告知姑父走了。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听到这个噩耗,依旧感到十分悲痛。
    姑父,其实是建伟的姑父。建伟从小在他家长大,喊姑父姑妈叫爸妈,直到十多岁才被自己妈妈也就是我婆婆接回。所以,与自己父母比起来,建伟和姑父姑妈更亲热,两老也把建伟视为己出。在这个家里,还有两个表姐(英和鸣)、两个表弟(军军和坚坚)。他们小时候生活在一起,亲密无间。长大后开启了各自的人生,承载了不同的命运。建伟于2004年秋车祸去世了,军军于2012年秋病故,小表姐夫放鸣2015年夏天突发心肌梗塞猝死。两位老人家接连的白发人送黑发人,依旧坚强地面对人生。1年前,姑父患了皮肤癌,在与病魔抗争了一年以后,终因医治无效驾鹤西去。年前,我和寒寒曾经去看过他,总算少了一些遗憾。
    周三下午我坐高铁赶赴杭州东站,打车去了殡仪馆吊唁。到那里已经傍晚五点。英和晓明夫妇、鸣和坚坚都在。姑父的遗体静静地躺在灵柩里,他的脸蒙上了一块纱布。我知道,这是家人不愿意让外人看到老人家脸上的惨样。鸣递过手机,给我看了头一天的照片,姑父的整张脸几乎都被癌细胞侵蚀了,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太惨了!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家人没敢让他照镜子,就怕他受不了。如今,他老人家终于解脱了,没有了病痛的折磨。在我的记忆当中,姑父永远都是那么儒雅,那么慈祥,那么乐观坚强。愿他老人家安息,天堂里不会再有病痛。
    怕大家都在殡仪馆,姑妈没人照顾,姑父那家医院的医生直接把姑妈办了住院,英的儿子儿媳在医院看护她。我问英和鸣,以后姑妈怎么办?她们说,姑妈还是想去嘉兴坚坚那里,因为坚坚在自己住的小区还另买了一个小户型。我觉得这样也好,和儿子挨得近,又保持着一碗汤的距离。英和鸣在杭州都有房子,不过姑妈似乎更愿意和儿子在一起。
    问起姑父的遗体怎么处理,他们说,姑父姑妈立有遗嘱,死后火化了一同海葬。次日下午遗体告别仪式后就要火化,骨灰盒带回家。姑妈说还要让老头子陪伴他,等她哪天走了一同海葬。英说,等她走了哪还由得了她,一定要入土为安的,否则做子女的连个祭拜的地方也没有。我心里在嘀咕,老人家的意愿还是要尊重的。不过这是他们的家事,我不能掺和。
    在那里待了个把小时,到了该走的时候,我买了晚上的回程高铁,为了不影响第二天的上班。怕打不到车,晓明开车送我去东站,聊了一路。不过他开错路线了,耽搁了一些时间,幸亏我有先见之明,提前了半小时出发,否则就赶不上趟了。他老是犯这种低级错误。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