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路遇  

2017-12-20 17:30:40|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午去羽西做了面膜,又去绿丹蓝洗了头发,因为明天要出门。
    回家的路上,遇到三个人。
    第一位是老熟人,康明的妻子。她从老医院出来,我们在延安路口相遇。她比半年前见到的又见老了。左手袖子上别着小白花。我问她家中谁没了?她说是她爸爸。那可是我市很早的一位县委书记,如今以92岁高龄与世长辞,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康明妻子早年也算是高干子弟,从小在县委大院长大,和康明算是门当户对。不过,家族的兴衰是很难说清的事。他们的女儿是我姐姐的学生,以前读书就一直不好,靠着父母的关系安排了一个好工作,找了个搞公安的女婿。唯一的外孙从七八岁开始患严重的抽动症,因此影响了学习,如今勉强考了个三流中学,将来上大学恐怕有点悬。我问康明妻孩子现在好些了吗?她说现在什么西药也不吃了,就是在吃一个老中医的中药,每半个月得去杭州一趟,也是人家介绍的。她说效果比较慢,吃了有半年了,似乎有了一些效果。我对此有些怀疑。不过我也不好多说,毕竟他先前已经接受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西医治疗。
    告别康明妻,接着往前走。在东门牌楼前,一位打扮入时的、身后紧跟着一条宠物狗的年轻女孩走近我,向我问路。她非常有礼貌地问:大姐,请问去黄龙洞菜场往哪儿走?这女孩管我叫大姐,我突然觉得自己年轻了好多岁。我告诉她,我也是往那个方向走,一起去吧!女孩谢过我,于是我们成了同行者。一路聊天中得知她是重庆人,来这里看望一位朋友。她先坐飞机到杭州,再坐快客来兰溪。她说,兰溪看上去像个古城啊!我说的确是,历史比较悠久,经济比较落后,发展比较缓慢,在这里生活比较悠闲适宜。她深有感触。她昨天已经去过中洲公园,好大的一个公园啊!我们经过黄龙洞隧道,车辆很多,女孩小心地把狗狗抱在怀里,她说怕被车给撞倒。是个有爱心的女孩。过了隧道,我给她指了指右手边那栋建筑,那里有“黄龙洞农贸市场几个大字。女孩对我谢了又谢,走了。
    经由曹家路,拐到福兴路,又遇见老熟人了,是赛云,我家曾经的钟点工。大半年没见着她了,停下来和她聊了一会儿天。过去十多年,我家、姐姐家、老爸家、公公家的活儿都是赛云包下的。可是她今年上半年接二连三发生意外,先是摔伤了脚,后来又腰椎间盘突出,所以,不能继续为我们做事了。我自从她离开后家务事都是亲力亲为,也没有另外雇别人。她说,现在稍微好一些了,想帮我姐姐去做点事。我说是呀,姐姐现在最需要帮忙,就是你的身体状况吃不吃得消啊?她说,自己悠着点、慢慢干吧。我问起她儿子和儿媳怎么样了?她说还是老样子呗,拖着,分居,不离。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赛云要勉为其难地重新出来干活,估计还是想多攒点钱给孙女。靠她和老公的那点退休金养个孙女也不容易。她儿子在外打工,挣钱不多,儿媳就是为这个嫌弃他,闹着离婚。现在僵持着。我问赛云这是去哪儿?她说去接孙女,幼儿园该放学了。我说那你赶紧去吧!
    告别赛云,很快我也到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