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病区老护工的故事  

2017-11-07 15:49:01|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四楼的两位护工在这里做了将近4年了。一男一女,男的叫长生,女的叫玉玲,都是年过花甲的老人,长生还因为年轻时腿部外伤落下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不过他俩的身子骨还比较硬朗。每天上班,走廊上、病房里、办公室都有他们忙碌的身影,拖地、擦桌、擦玻璃、倒垃圾,从早干到晚,也是挺辛苦的。
    很早就听说他俩的关系有点暧昧。病房里的小护士喜欢八卦,她们的话也传到我的耳朵里。不过我觉得这没啥,男的是个鳏夫,女的守寡多年,哪怕两个人相好了,又碍着谁了呢?而且,以我对他俩的观察来看,他俩的关系的确非同一般,相互间说话都是轻言细语的,彼此之间的眼神流露出体贴恩爱。我觉得如果他们真是因为在病房工作成就了一段姻缘,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他们的领班——管理全院护工的领班不这么认为。这个年纪不大肝火却很旺的女人每次一上楼就是训话,即便面对比她大二十几岁的老人家,也像训孙子一样的训。玉玲几次被她骂哭。那个领班不知听了谁的告状,觉得这两个人在一起不明不白的影响不好,而且很有可能偷懒、相互包庇,要将他们分开,于是把长生调到另一个楼层去干活,打算另外找个人来和玉玲搭档。
    那些日子玉玲很难过,老是到我这儿来诉苦。我帮不上她的忙,因为医院的卫生事务外包,和我们本院没有关系,再说那个领班我压根儿不认识。我只是当一个听众,让这个可怜的人倒倒苦水。玉玲每次诉完苦,帮我打扫完办公室就离开了。我看着她走,心里有些歉疚。
    不过昨天玉玲来我办公室却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她说,领班今天上来时对她很客气,说另外一个女的不想干了,一时半会找不到别的人,还是叫长生上来干吧。玉玲说这话时她的脸色是放光的。原来,一个人到老了还是需要爱情的。我为她高兴,希望她和长生真的能够走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