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人性之恶——《贝姨》读后感  

2017-01-30 16:59:29|  分类: 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月份忙里偷闲又看了一遍巴尔扎克的《贝姨》。这部书是我在大学期间购买的,它出版于1982年,由傅雷翻译。重新翻阅泛黄的书页,有种久违的亲切感。
    这部书的背景是1838年~1846年间的法国巴黎,描写于洛男爵一家动荡不宁的家事纷争,爱恨情仇。书中揭露人性丑恶是那么淋漓尽致,一个人可以为了满足淫欲铤而走险触犯法律,可以为了满足奢望不顾廉耻朝秦暮楚,可以为了宣泄妒火挖空心思暗箭伤人......如今读起来仿佛是在看一部警示录,它让我们时刻警惕这个复杂纷乱的社会,警惕人性自身的难以克服的弱点,很有现实意义呢!
于洛家族
    埃克多.于洛男爵是一位风度翩翩的贵族绅士,在共和政府时代当过后勤司令兼军需法官,在队伍里当过军需总监。在该书的开头,他已经年届花甲,担任陆军部某个极重要的署的署长,兼参议官。他的这些官衔很大一部分得益于他的兄长——曾经为拿破仑立下汗马功劳的于洛将军(又被封为福士汉伯爵,后晋升为元帅),后者一世尽忠报国,声名显赫。
    说了于洛男爵,该说说于洛太太了。她——阿特丽纳,自16岁嫁给于洛男爵,从一个乡下姑娘一跃成为男爵夫人。她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子,又贤淑善良。她将男爵视为神明,以为他不会有半点过失。然而,男爵在和她做了12年的恩爱夫妻之后,便将她冷落一旁,终日在脂粉堆里活动,过着骄奢淫逸、挥霍无度的生活,家中的财政日益亏空。是阿特丽纳的隐忍与节俭,才使这个家维持了外表上的体面与幸福。故事开头,阿特丽纳48岁,却几乎守了20年的活寡。
    夫妇俩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小于洛(维多冷.于洛),是个律师,年轻有为,娶了花粉商克勒凡的女儿为妻。这门亲事门不当户不对。克勒凡是个没有根基的暴发户,丧偶,只有一个女儿。他靠买卖挣来的钱谋了个助理区长的职务。他给女儿的陪嫁是20万法郎。靠这笔巨资,克勒凡在于洛家可以挺直腰杆,不用感觉低人一等。
    男爵的女儿叫奥当斯,正值如花似玉的年华,当妈妈的却在为筹不起一笔可观的陪嫁而犯愁。在巴黎,没有像样的陪嫁,就意味着得不到一个好的婚姻。女儿的命运完全取决于父亲,然而这个时候的男爵,心里已经完全没有这个家。
    儿子和女儿早已知道父亲的德性,只是顾及到母亲的感受,才勉强对他保持着一点敬意。
两个老男人间的荒唐事
    或许,只有在巴黎,荒唐事的屡屡发生才不足为奇。这里要说的荒唐事,是两亲家为一个戏子争风吃醋。交际花玉才华,原本是克勒凡一手捧红的,却被于洛横刀夺爱。为此,克勒凡发誓要报复。他的第一个报复手段居然是想勾引阿特丽纳!这个又丑又肥的半老男人早已觊觎阿特丽纳的美貌,无奈后者一身正气,不为所动。于是,另一件报复行动在不久以后开始实施。
    于洛男爵在玉才华身上耗干了油水,后者却攀了高枝,这给了于洛沉重的打击。然而他的痛苦并没有维持太久,因为他又看上了他部下玛奈弗的妻子——年方23、性感迷人的华莱丽。这对夫妻过着贫贱的生活,玛奈弗日夜想出人头地,如今终于找到攀附上层的机会,于是在他的默许之下,华莱丽开始了她的计谋。对于于洛这样意志力薄弱的人,只需略施手段,便可大功告成。不多久,两个人便打得火热。为了这个女人,于洛不惜名誉地位,居然盗用军需,妻叔为此成了替罪羊,引咎自尽;一世英名的兄长被活活气死,这都是后来发生的事了。
    克勒凡一看到于洛又情场得意,而且那个华莱丽的确是个万人迷,于是他一掷千金,用财富征服了华莱丽。这样一来他终于觉得自己出了一口恶气。不过,克勒凡也是陷得太深,他压根没发现华莱丽的真面目,还幻想着有朝一日娶她为妻呢。两个老男人都以为自己是华莱丽唯一爱的人,却不料这个女子脚踩着好几条船,将这些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从中获得巨额财富和征服男人的快感。
贝姨的妒火
    贝姨,她的本命叫李斯贝德,是阿特丽纳的堂妹。她相貌平庸,粗俗,和堂姐的美丽高雅形成鲜明的对照。阿特丽纳从小就被当做公主对待,从不干粗活,而李斯贝德却理所当然地被人使唤,干粗重的活儿。在李斯贝德的心里,从小就埋下了嫉妒的种子。她恨年长她五岁的阿特丽纳,恨得咬牙,曾经差点要了堂姐的性命。即便阿特丽纳不计前嫌,婚后将她从乡下接到巴黎,她却依旧不领情。她不喜欢这种仰人鼻息的生活,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主宰堂姐的命运。本书之所以把“贝姨”当做书名,大约是因为贝姨在书中主要人物的命运变迁中起到关键作用吧。
    贝姨的嫉妒心不仅表现在她对阿特丽纳的态度上,还表现在她对文赛斯拉.史丹卜克的感情上。文赛斯拉何许人也?他是波兰的一个破落贵族,艺术家,流亡到巴黎后身无分文,贫病交加,被贝姨收留。贝姨比他年长15岁,却对他怀有男女之情。然而文赛斯拉更多地将她视作救命恩人,视作母亲。他们在一起生活了4年,贝姨通过经济制裁等手段,将文赛斯拉牢牢掌控在手心,她一厢情愿地想让他一辈子留在她身边。
    然而令贝姨始料不及的是,她的外甥女奥当斯,与文赛斯拉一见钟情,迅速陷入热恋,谈婚论嫁。这让贝姨彻底发疯了。如果说,她在过去数十年的生涯中只是将嫉妒隐藏在内心深处,那么现在,疯狂的报复开始了。她的一系列报复行动将于洛家族几乎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然而这一家人却浑然不知,依旧将她当做最可信赖的亲戚甚至家人。
    华莱丽和于洛以及克勒凡的苟合,贝姨充当的是掮客的角色。之后,她又不惜将自己视为宝贝的文赛斯拉(奥当斯的丈夫)带到华莱丽身边。不多久,华莱丽最早的情人亨利从巴西回来了,这样,加上自己的窝囊丈夫,华莱丽周旋于五个男人之间,将他们哄得团团转。后来她宣布怀孕了,每个男人都坚信那孩子是自己的。几年间,于洛男爵彻底破产,声败名裂,只能离家出走,东躲西藏。文赛斯拉被华莱丽迷住,和奥当斯分开了。克勒凡老头和女儿女婿关系破裂了。贝姨达到了自己的报复目的,她眼看着这家人四分五裂,痛苦万状,内心感到极度的快慰。这是个多么可怕的人物。
两个女人间的畸形友谊
    贝姨和华莱丽是邻居。她俩一个丑陋,一个漂亮;一个出生于农村,一个在巴黎长大;一个是四十多岁的老处女,一个是二十出头的小媳妇。从外在的条件来看,她俩似乎没有交集的可能,然而,命运却把这两个完全来自不同世界的人拉在一起。最初她们的接近双方都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华莱丽希望通过贝姨接近于洛男爵,而贝姨希望通过华莱丽实现她的报复计划。
    渐渐地,两个人却彼此臭味相投,结为死党。究其原因,是因为华莱丽对于贝姨表现出发自内心的依恋,让贝姨对她产生了一种近似母爱的感情。她们一同密谋,一同分享成功的快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华莱丽就是贝姨的枪手,而这个枪手做得那么无怨无悔。而贝姨则充当了华莱丽和男人周旋时的烟雾弹和保护伞。华莱丽在交际场的游刃有余和贝姨的明里暗里相助分不开。她俩简直是狼狈为奸、沆瀣一气。
    说来奇怪,当初外甥女奥当斯抢走文赛斯拉时,贝姨痛苦得就像死过一次,然而她却心甘情愿为华莱丽和文赛斯拉穿针引线。在她看来,华莱丽和她已经成为一体。当华莱丽喜欢上文赛斯拉时,她甚至为她高兴。她是把华莱丽当做这辈子唯一的朋友了,以至于当得知华莱丽将不久于人世,她的反应是那么震惊和悲哀
玩火者必自焚
    在玛奈弗死后,克勒凡如愿以偿娶了华莱丽。这个时候,华莱丽已经是个身价不菲的富婆了。但在维多冷眼里,这就是个魔鬼,害人精。是她让他们全家蒙羞,并负债累累;是她让父亲不知下落,让妹妹失去丈夫,让母亲终日垂泪;是她让岳父和自己反目成仇;是她间接害死了德高望重的伯父和忠心耿耿的叔公。这样的人只有上帝才能收拾得了。
    再婚后的华莱丽积习不改,和文赛斯拉保持着不正当关系,被老情人——巴西人亨利捉奸(这一着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维多冷.于洛暗中安排的)。亨利为了报复,让自己染上热带的病毒,并将病毒传染给华莱丽(亨利回到巴西,在那里可以找到特效药医治),几天后克勒凡也染病。两个人双双被病魔侵蚀了血液和全身,变得面目全非,臭不可闻。华莱丽,这个巴黎最漂亮的女人,却以最丑陋的面目死掉。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她皈依了基督,真心忏悔,并将属于自己的财产遗赠给了于洛男爵。
    再说贝姨,她的报复心害了她自己。她原本差点可以成为元帅夫人,没几天就要正式注册了,正当她得意洋洋地憧憬着成为阿特丽纳的施舍者的时候,于洛男爵的事情东窗事发,其兄长于洛元帅被活活气死,贝姨的美梦成了泡影。这回她是玩得太大了。
    华莱丽死后,于洛一家的日子渐渐好过起来。文赛斯拉回到了奥当斯身边;阿特丽纳费尽心机找到了男爵这个老浪子;维多冷的事业有了发展,小夫妻得到了克勒凡的全部遗产。他们还清了债务,过上了正常的生活。然而这是贝姨所不能容忍的。她一辈子都没有信仰,因此到死也无法释怀。在亲眼目睹这个家族的盛极而衰之后,又眼睁睁地看着它恢复元气,她的内心大受打击,不久便一病不起,含恨死去。于洛一家人哭哭啼啼地埋葬了她。临死时,看到她那么痛恨的这家人如此痛惜她,这实在是一种讽刺。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全书到了这个时候,我以为差不多可以收笔了,却不料这家人的命运又突然峰回路转。在全家人都以为年逾古稀的男爵终于回归家庭,成为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时候,他却居然和家中的乡下小保姆暗度陈仓。这回,阿特丽纳终于承受不住,几天后便一命呜呼。临死之前,她说了这么一句话:“朋友,我现在只有一条命可以给你了:一霎眼之间,你就可以自由,可以再找一个男爵夫人了。”这是她平生对丈夫仅有的一句责备。
    阿特丽纳死后,男爵带着小保姆离开了巴黎,不久便结了婚。全书最后的结束语是男爵的儿子维多冷的一句话:“祖宗可以反对儿女的婚姻,儿女只能眼看着返老还童的祖宗荒唐。”
    于洛男爵的荒唐行为真应验了那句老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和同胞兄长于洛元帅的品性实在有着天壤之别,然而他却可以活得那么长命。一个自私猥琐的恶人,永远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所以他可以活得心安理得。而那些品行高尚的人,却永远在为那些恶人还债,所以活得很累。
    父母是无法选择的,而婚姻和朋友是可以自己做主的。人们啊,当你们在选择另一半的时候,或者在挑选朋友时,真该擦亮自己的眼睛,不要被对方迷人的假象蒙住了双眼。

    在春节前后这段时间,还能静下心来看完这部名著,并写下一点文字,我真要为自己点个赞。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