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去嘉兴,参加一场婚礼  

2016-09-20 18:56:33|  分类: 亲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坚坚的女儿凡凡结婚了。在我的印象当中,凡凡就是个精灵古怪的小女孩,可转眼她就成了别人的新娘,真是不可思议。
    婚礼定在前天——上礼拜天。
    我和寒寒、丹丹前天中午就从家里出发,搭顺风车去金华高铁站,坐高铁一个多小时,于下午三点半抵达嘉兴南站。凡凡派了个小帅哥过来接我们,把我们带到婚礼现场——嘉兴华美达大酒店。不过凡凡和新郎官兔子还在拍外景。我们上了五楼的宴会大厅,在那里见到了表弟坚坚。
    一年多不见,坚坚还是老样子。记得当年我和建伟刚刚认识不久第一次去建德见姑父姑妈时,坚坚还是个愣头青,长得并不怎么起眼,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事业的成功,他反倒越来越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了。
    坚坚把我们引到座位,在那里和我简短攀谈几句。他其实不太看好这个女婿,可架不住女儿喜欢,非得嫁给他,做父亲的也无可奈何。他觉得凡凡比兔子对他的事业帮助更大,兔子的悟性不怎么好,家庭背景也不咋地。我说不管怎样,他们都是你的左膀右臂,你多年打拼出来的事业将来还得靠他们传承下去的。
    又说到坚坚脑袋里的血管瘤。我其实挺关注这个事情,因为丽娜就是突然之间脑出血,导致了现在的这个状态。坚坚说,血管瘤在缓慢地增大。上海的医生建议尽早手术治疗,以免血管突然爆裂。但他得把女儿的婚事办妥了再考虑手术。
    坚坚和我简短说几乎就去忙别的事了。我环顾婚礼会场,布置得典雅别致,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由于时间还早,宾客尚未光临,偌大的大厅显得空荡荡的,十分安静。过会儿,凡凡和兔子回到大厅。司仪在一遍遍地给他们彩排,一对新人非常认真投入地在预演,见到我,展颜一笑算是打招呼。这天的凡凡穿着婚纱真是美若天仙。
    接着,大表姐英英和表姐夫晓明、小表姐鸣鸣,以及他们的孩子们陆续到场了,姑父姑妈也到场了。一晃我又有半年没见到两位老人家了。姑父的腿脚更加不灵便,挪动每一步都得费好大的劲。姑妈倒还是老样子。他俩现如今在嘉兴的一家疗养院颐养天年。姑父说住了三个月慢慢习惯了。
    英英两口子夏天刚刚见到过,为了豆豆不长个的事他们来我这儿看病。鸣鸣已经阔别一年多。上次见面还是去年七月放鸣表姐夫去世的时候。这回见到鸣鸣显得老了很多。英英私底下告诉我,鸣鸣平日里把自己弄得一团糟,这回为了参加婚礼还算把自己精心捯饬一番。
    姑父姑妈、坚坚和姐姐姐夫们、英英的亲家夫妇加上我这个嫂子坐在一桌。坚坚身边还有一位神秘女士,坚坚介绍说是他银行里的一位朋友,叫阿彬,对他事业上帮助很大。既然坚坚把她安排到自己最亲的亲人这一桌,可见得她是个重要人物。
    寒寒和丹丹坐在另一桌,那里有英英的儿子儿媳孙辈,还有鸣鸣的女儿和外孙。说起鸣鸣的女儿青青,三年前结的婚,我和寒寒还去参加隆重的婚礼,可今年夏天却离婚了。现如今的年轻人结婚离婚真是太草率了,让大人不省心。
    差不多六点,婚礼正式开始。司仪很煽情,场面很感人。当坚坚挽着凡凡的手缓缓走上T台,将女儿交给新郎时,我想做父亲的心里一定五味杂陈。自己最心爱的前世情人,将要移交给另一个男人,有些父亲是会当场掉眼泪的。不过坚坚的表现很得体很有风度。他穿着西装的样子帅帅的,风头盖过了新郎。这个新郎官就像当年的坚坚那样是个愣头青,他该修炼多少年才会学到父辈那种成熟沉稳的风度啊!
    每个新娘都渴望着这样一场隆重的婚礼,然而婚礼只是将来琐碎的日常生活的起始。我希望凡凡能够一辈子幸福,她是个善良美丽的好女孩。
    新娘的母亲东瑛和坚坚离婚多年,这回也到现场了,不过被安排在男方宾客这一桌。坚坚说这样安排免得见面尴尬。我其实婚礼还没开始就看到她了,但不敢上前打招呼,毕竟碍于姑父姑妈一家人在场。
    前来参加婚礼的朋友当中,好多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家轮番来到我们这一桌,向姑父姑妈敬酒。姑父是个很要强的人,他很想站起来,无奈已经力不从心。我们都叫他踏踏实实地坐着,接受客人的祝福。姑父就坐在我边上,我不时地给他夹菜。我告诉姑父,坚坚现在做得很好,婚礼有那么多人来捧场。姑父不以为然地说,他啥也不和我们说。
    在坚坚的介绍下,彬没多久就搞清楚了我们这一桌的社会关系,她热情地和我们每个人打招呼,敬酒。我感觉她和坚坚的关系不简单。看得出她很在意坚坚。坚坚真是有女人缘啊。离婚多年,女朋友却没断过,我也不知道他究竟谈过几个。而且他的女朋友一个比一个年轻,一个比一个漂亮。不过我倒是希望他认认真真地谈一个,组建一个家庭,这样生活才算稳定。毕竟他年纪也不小了。
    寒寒和丹丹七点多就先行告退了,因为买了八点多的高铁票,回去还有一大堆事情。他们来到我们这一桌向姑爷爷姑奶奶和姑姑叔叔们告别。姑父姑妈一个劲地说,两个小家伙东西都还没吃,肚子还饿着,这么急就走啦!
    新娘新郎敬过酒以后,婚礼接近尾声。考虑到姑父姑妈年迈需要早点休息,我们大家把两老搀扶起来先送走。姑父努力了好久站不起来,旁边好几个人使劲将他搀扶起来,他的两腿直打哆嗦迈不开步。看到这个场面我很心酸。对于姑父姑妈我非常敬重。我和建伟认识不多久第一次去拜见他们,那时候姑父还不到六十,身体很好,陪我们去灵栖洞玩,吃饭时一口气能喝一瓶啤酒。如今真是老了,我都五十多了,姑父快九十了,能不老吗?
    彬自告奋勇开车把姑父姑妈送回到疗养院。她还主动提出第二天一早来酒店接我,送我去高铁站。我无法拒绝她的热情。
    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即使是最隆重的婚礼,也有散场的时候。英英和鸣鸣以及他们的子女们都开车回杭州了,就我一个人留下来,因为我打算第二天去上海玩。嘉兴到上海只有半小时车程,这对我也是一个机会。
    住酒店的感觉真好,当然,得是这样高大上的酒店。为了参加这场婚礼我也折腾了一天,晚上睡得格外香。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