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顿河边永不凋谢的花儿——《静静的顿河》读书笔记(四)  

2016-11-01 15:36:24|  分类: 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1914年到1921年,从一战到内战,战争持续了整整七年。战争让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鞑靼村的哥萨克已经所剩无几。1918年一战结束,苏维埃政权成立,哥萨克人民本应过上太平的日子,却因为受到哥萨克上层的蛊惑,发动了对红军的暴动,使红军在政权尚未稳固的情况下既要对抗白军,又要对抗叛军。哥萨克自古以来等级森严,对于沙皇、对于贵族和军官都是唯命是从的。他们本身缺乏政治头脑,不知道究竟为什么而战。也有一些出身比较低微的哥萨克,因对现状不满,投身参加了红军,于是出现了在同一个村子里的阶级对立、相互残杀的局面。
    就在这一年,彼得罗死于与红军的交战中。杀害他的,是同村青年、红军战士珂塞沃依和他的战友。珂塞沃依是葛利高里的童年伙伴和最好的朋友,后来却成为不共戴天的仇敌。哥哥的死,让葛利高里从摇摆不定的墙头草成为彻头彻尾的叛军。乱世出枭雄,他成了统领千军万马的师长。不过,随着战争的败局越来越明显,哥萨克内部普遍出现厌战情绪,葛利高里内心也变得越来越迷惘。
    还是在这一年,麦列霍夫家又相继死去三个人,娜塔莉娅,达丽娅,以及后来在流亡中死于伤寒的一家之长潘苔莱。在最凄凉的日子里,阿克西妮娅一直默默地关心着这家人,她想方设法讨好这家每一位成员,对娜塔莉娅留下的两个孩子视如己出,以至于他们把她喊做妈妈。就连从不待见她的伊莉妮齐娜,也慢慢转变了看法,从心底里接纳了她。尽管司契潘和葛利高里一样,常年在外征战,然而阿克西妮娅关心的不是丈夫的死活,却是情人的安危。那个动乱的年代,葛利高里对阿克西妮娅的怨恨并没有持续太久。在逃亡中他想到要带走得唯一的人就是她。这是阿克西妮娅第二次跟他出逃。她不去问他究竟去哪里,只要和他在一起就是幸福。然而,在途中阿克西妮娅不幸得了伤寒,差点丢掉性命。葛利高里只有将她安置在当地农户家中,自己离开。这次逃亡没有要阿克西妮娅的命,然而她的生命注定是要交给葛利高里的。
    在红军节节胜利的凯歌声中,葛利高里从叛军收编为红军、后又因从前的“问题”被解职遣返,其间还当了一段时间的土匪。故事充满着戏剧性。当他潜回到鞑靼村的家,发现自己成了多余的人:母亲已离他而去,妹妹嫁给了仇人珂塞沃依,而后者已经是村里的苏维埃主席,他想方设法要将自己的大舅治罪。他唯有再度潜逃。唯一能跟着他走的,还是阿克西妮娅。这回她可没有那么幸运了,在途中,阿克西妮娅被追军乱枪打死。死的时候一句话也没有留下。
    掩埋了恋人的尸体,葛利高里万念俱灰。他度过了一段漫长的东躲西藏的流浪生活。对孩子的思念让他不想再颠沛流离,他要回家,哪怕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全书的结尾是这样的:好吧,葛利高里在许多失眠的夜里所幻想的那一点点希望总算是实现了。他站在自己家的大门口,手里抱着儿子......这就是在他的生活上所残留的全部东西,这就是使他暂时还能和大地,和整个这个巨大的、在冷冷的太阳下面闪闪发光的世界相联系着的东西。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