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老家之旅——隆重的见面  

2015-08-17 20:38:57|  分类: 亲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选择的出行日子很好,8月8日,由于头一天下了场雨,天气不再暑热。晚上8点40分,Z257,金华出发,第二天中午12点半抵达重庆北站。当我们走到出站口,已经看到哥哥嫂嫂在那里等候,他们比我们先期到达。光蓉的儿子丁峰到龙头寺长途汽车站为我们买了去梁平的公交车票,又匆匆赶来火车站接我们。丁峰大学毕业在重庆一家公司上班。这次他们家全权派他接我们这帮远道而来的客人。我们一起坐两个多小时的班车回梁平。

    到了梁平汽车站,叔叔一大家子全体都在那里迎候了。叔叔和去年国庆节来的时候相比变化不大。和几个堂弟妹见了面,感到十分亲切。三个堂妹夫每人开一辆车,载我们去了光莲和光渝的家。她俩的家在梁平老城,当初买在两隔壁,08年两家一起搬进新居。光渝家面积140平米,光莲家略小,但结构几乎一模一样。我们先参观了光渝家,然后不用换拖鞋就迈进了隔壁的光莲家。光莲说,她目前还在礼让镇中心小学上班,通常周末才回到县城的家里。这个时候,通常也是大家庭团聚的时候。叔叔和光柏、光蓉两家人也会过来,大家一起吃个饭。

    在两家小坐后,时候不早了,主人带我们去了梁平最大的酒店——平野园林大酒店。当我走进气派的大堂,走上二楼,打开房间的门,看到房内的设施,我有些震惊:老家的人太客气了,把我们安排在这样豪华的地方,不知要破费多少。我心里觉得很过意不去。晚餐,全家大团圆,一张大圆桌,整整二十个人!满满一桌菜!哥哥和姐夫分坐在正中的叔叔两边,嫂子坐在兆蓉(光柏的老婆)旁边,我和姐姐坐在堂妹们旁边。哥哥的另一边是光柏;姐夫的另一边是几个堂妹夫。几个男孩子——张霜(光莲的儿子)携女友、丁峰、邓挺(光渝的儿子)、辉锐(光柏的儿子)坐在下首,芸濛(光柏年仅6岁的小女儿)坐在她母亲身边。叔叔虽然不善言语,但他的脸上洋溢着自豪的表情。他反复说的一句话就是,张家几辈子才出了哥哥这样一个人才。在叔叔眼里,大学校长,那实在是太了不得了。哥哥给他们张家光宗耀祖了。

    叔叔家里这几年也是喜事连连。到目前为止,四个孙男都相继大学毕业找到了工作,其中最小的辉锐今年刚刚毕业,考上了四川大竹的公务员,马上就要去上班了,其他几个都在重庆工作,他们请了假回来和我们团聚。张霜今年十月份就要结婚了。咳,可惜婶婶走得太早,前年患了癌症医治无效辞世。若是她看到自己的孙辈们个个这么有出息,该有多么高兴。

    这个饭局似乎姐夫最为活跃,一直在那里推杯问盏,夸夸其谈,弄得我姐姐有些不高兴,和我小声嘀咕,说他喧宾夺主,把哥哥的风头都盖住了。哥哥还是那么书生气,为人低调,少言寡语,尽管他也喝了酒,但还有些节制,知道适可而止。可姐夫却觉得一瓶喝下去根本没尽兴,他说,来梁平就得喝两瓶嘛!那几个堂妹夫当然求之不得,于是又开了白酒,后来还喝起了啤酒。姐夫为了让我多喝酒,竟然居心叵测地告诉那几个堂妹夫我酒量很了得,于是他们几个加上下面那些毛头小伙就轮番向我敬酒。这时哥哥来挡驾了,说我喝不了那么多。姐夫却说,没事没事,这点酒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这就是哥哥和姐夫的区别!那晚我喝多了。回到房间就昏昏睡去,半夜起来喝了好几次水。

    隆重的见面,初次领教老家人的热情好客。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