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紧锣密鼓  

2014-04-22 21:17:43|  分类: 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正月以后到现在,一直在悄悄地、却是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一项非常隐秘的重大工作:帮寒寒和丹丹筹备婚事。

    原本觉得没多大事,可是事到临头还是觉得千头万绪,心如乱麻。

    去酒店好多趟,预订酒桌,预订房间。一而再的桌数改动;一而再的房间改动。还有,婚庆公司的方案总是不能让丹丹满意。她学的是设计,所以追求尽善尽美。我那天在婚庆公司看到一男的也是准新郎,他在抱怨自己的准新娘,也是学设计的,挑剔得很,他看看已经没意见了,她却不满意,要推倒重来。为此走了很多弯路。看来每个新娘都希望自己的婚礼尽可能的完美无缺,这是可以理解的。

    四月份,花了一个下午时间,把网上买好的费列罗巧克力装到糖盒子里去,一共120盒。这些是婚礼上要用的。又花了另一个下午做同样的工作,不过工作量减半,装了60盒,这些是要送给各路朋友的。这些事都得在办公室关了门悄悄做,以免被别人看到。既然寒寒和丹丹要低调,我就得配合他们。

     因为结婚那天新娘子要上门来,结婚的第二天还要在家住一宿,又忙着置办床上用品,布置新房。尽管他们在杭州已经有婚房,但既然在家乡结婚,我这里还是得稍稍布置一番。所有的窗帘都拆下来洗过。门上贴大红囍字,墙上挂同心结。灰色的沙发铺上花色的沙发垫。给两个小家伙买了毛巾、牙具和可爱的老公老婆拖鞋;还给丹丹买了睡衣。

    上周二和姐姐一起把丹丹父母请到一家小店吃了一顿便饭,专门商量了一下结婚的具体事宜。丹丹的父母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他们没有什么要求。丹丹妈妈唯一的要求就是酒店的婚床和我家里的婚床都要姐姐去铺被子。姐姐当然一口答应了。在人们眼里,姐姐是个很有福气的女人,上有老下有小,老公又混的好,还对她百依百顺的。现如今姐姐的孙子都一岁多了,长得聪明伶俐。这样的女人,随便走到哪里人们都会觉得是个有福之人。 由她来给寒寒和丹丹铺床,这是大吉大利的。姐姐已经帮好多新婚夫妻铺床了,很有经验。

    姐夫答应帮我安排四辆小车迎娶新娘。我说不要太为难,千万不能动用公车。姐夫叫我放心,都是借的私人的车,而且是老朋友,没有利益关系的。这些方面还是做得低调一点比较好。那天川川会担任“车队长”,由他全权负责车辆调度。 接新娘子的事由姐夫、专程赶回来的哥哥和川川去做,川川还准备了好多利是红包。姐姐说会弄好的,叫我不要操这方面的心了。

    那天下午老爸老妈、寒寒爷爷、姐姐和嫂子都会在我家,迎接新娘。他们都喜欢这样的形式。外婆外公和爷爷都准备了红包,只等丹丹敬茶就会给她。老人家都很期待这一刻,家里添丁了,多么开心!我当然也是准备好了,就是在担心到时候丹丹这声“妈”喊不喊得出口呀,平时都是“阿姨阿姨”的喊惯了。我倒是没关系,可家里有其他人在看着呢。姐姐和嫂子、还有多年的钟点工都会在家里帮忙招待,端茶递水,准备“早生贵子汤”。对了,为了盛这个什么“汤”,我还专门去买了一套大红的囍碗,一对儿的,两只碗,两只勺子,两双筷子,煞是可爱。

    文钧他们几个的四重奏也在紧锣密鼓地排练中。从三月初到现在,每个礼拜都会抽半天时间四个人聚在一起排练。他们四个分布在上海的不同角落,偌大的一个城市,要聚一次很不容易。可是文钧号召力强。他们排练的曲目很多,有传统的《花好月圆》,《玛依拉》;有西洋的《祝酒歌》(卡门里的),海顿的《小夜曲》,还有好多我记不住。每一次排练过程中,文钧都会给我打电话让我听效果。感觉一次比一次好。看得出文钧为这场婚礼也是竭尽全力了,我很感动。 

    我自己以为非常隐秘的事情,还是被个别同事知道了。那天老主任打来电话证实,我起初矢口否认,可她说喜帖都看到了,而且说出了寒寒和丹丹的名字,我很奇怪,因为我这边是没有发喜帖的,都是家里人用不着。她说是丹丹家的一个亲戚,他们在一块体检说起这事。她说到时候她一定要过来,我好不容易阻止住了,还吩咐她千万替我保密,不能在科室里传播,要不然我的方案全盘都要打破了,要乱套了,寒寒要对我不高兴的。

    今天下午,办公室的勤杂工何大姐悄悄告诉我,你是不是要娶媳妇了?我说你怎么会这样想?她说你这些天快递那么多,办公室老是一个又一个大大的纸板箱,除非家里办喜事才会短时间买那么多东西。我看瞒不住,就对她说了实情,并再三请她保密。老何每天一大早都会开门给我办公室打扫卫生,我给过她钥匙。她是个实诚的人。我觉得干脆和她说明比较好,否则她可能会以为这事无关紧要,于是在和别的办公室的人闲聊时不经意间说起。

    婚礼那天我自己穿的衣服已经早在三月份在上海买好了;鞋子是后来网上买的,还挺合适。上周陪姐姐在今朝和解百逛了半天没看到合适她穿的,我建议姐姐还是穿当年川川结婚时穿的那身行头,姐姐说玫红色太抢眼了,要盖住我风头的。我说这有什么!可是姐姐说还是另外再买一套,要我明天陪她去金华逛逛。我说我得下午才有空啊!她说没事的,我们干脆晚点去,逛好以后川川下班了把我们带回家,还可以叫川川请我们吃晚饭。

    现在,事情一件件在落实,就等着寒寒和丹丹回来了。对了,等29号寒寒回来我还得给他买西装。这小子忙得连给自己买西装都没时间。丹丹的衣服自己在杭州已经买好。她叫我给寒寒买的鞋子要内增高,因为她穿着高跟鞋如果寒寒穿平跟的话两个人看起来就一般高了。丹丹心思很细,考虑事情总是很周全。我叫她不要操心太多,到时候开开心心做新娘就是了。

    那天还要和寒寒一道把放在办公室的喜糖悄悄地搬到酒店的餐饮部。就像做地下工作一样。有时候自己一个人想想会乐起来。

    每天都在想,还有什么没想到、没做到的。可是我一个人的脑子和能力毕竟有限。好在有姐姐姐夫帮忙,有文钧助阵,我感到踏实多了。还有八天倒计时,这一天快点到来吧!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