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过年了过年了  

2014-02-01 13:27:32|  分类: 琐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这个年过得总体比较放松,主要是大年三十不用在家做饭了。我们一大家子加上姐夫一大家子总共十八个人在世纪王朝大酒店4楼聚贤厅济济一堂,欢度佳节。小辰辰在这个日子最幸福,因为每个人都给他发红包。后来他已经非常老道地把大人们给的红包自动交给妈妈,并亲眼看着妈妈把红包放进包包才放心。寒寒和丹丹也收到不少红包。他们感到难为情,说自己是大人了,已经工作了,怎么好意思再收红包。我对他们说,你们如果向川川和小宁学习也抓紧生个孩子,那么你们就可以免去这个尴尬了,因为到时候红包就是给宝宝的而不是给你们的了。

    今年的春晚对我来说最大的亮点是《红色娘子军》的舞蹈。看着这熟悉的画面,听着这优美的舞曲,思绪回到了七十年代,那时,我才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却把这个舞剧看了无数遍,听了无数遍。当时,革命现代舞剧《红色娘子军》和《白毛女》曾经感动过多少人,也同样感动过我,这优美的旋律永远铭刻在我心中。我和寒寒一起看春晚直到新年的钟声敲响。这期间我还发了N条短信也受到了N条短信。

    由于这个冬天雾霾十分猖獗,很多有识之士曾经提出最好过年能够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然而,我发现这个陋习反而愈演愈烈了。年前好几天就开始爆竹声声,不绝于耳。新年将近的那半个小时,周围的世界简直就是一片硝烟弥漫、炮声震天的战场。我害怕自己的耳朵要被震聋。我也不敢开窗,怕那难闻的硝烟味儿钻进房间。

    大年初一我休息,一觉睡到自然醒,不过也才不到八点。起来煮了芝麻馅的汤圆和鸡蛋。上午姐夫打来电话叫我们过去吃饭,这样一来我可以免去烧中饭的麻烦了。只是忙坏了姐姐,一大早就起来准备,弄出了十来个菜。姐姐的小叔子夫妇俩今年和往常一样也在他们家过年,估计直到正月初六才回苏州上班。老爸老妈来了,加上我和寒寒,姐姐自己一家五口,也是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中饭。下午老爸老妈先回家了,我们大家一起去中洲公园玩。到了西门城楼,往台阶走下去吓了一大跳:悦济浮桥上全是人!看来中洲公园爆满了。这些天都是晴空万里阳光灿烂,正月里少有的好天气,人们忙不迭地要出来晒太阳,感受早春的气息了(尽管从年历上看还没有立春)。太阳有点热,坐在没有树荫的长凳子上,只几分钟人就昏昏欲睡受不了,只有小辰辰一直兴致勃勃的要大人牵着他到处走路。他喜欢和陌生人打招呼。我们在公园逗留了莫约半小时就打道回府了。

    初一晚餐,烧了稀饭和几个小菜和寒寒一起吃。晚上照例母子俩一起看电视。这几天我们都在看连续剧《咱们结婚吧》,发觉寒寒挺喜欢这个剧。我们一边看一边喝水果茶,嗑瓜子。不过昨晚我实在有些瞌睡,八点多就早早地上床休息了。睡前感觉家里好像有烟味。看看窗子是关着的,厨房煤气是关着的。这又不知哪里在焚烧垃圾还是怎么回事,只是这气味如此厉害居然可以穿过门窗飘进来。这么想着,渐渐也就入睡了。

    今天早晨,因为要上班,早早地起床。去厨房准备吃的。可是不知怎么搞的,煤气灶就是点不着火。我心想,坏了坏了,估计是煤气用完了,没有及时去充值。我在心里责备自己,年前为什么不先去营业厅充点钱进去,搞得正月初二就没煤气,这个正月怎么办啊?我给寒寒留了个条子并留下那张新奥燃气的充值卡,让他白天去丹丹家顺路去看看那营业厅是否营业,同时让他在丹丹家蹭一天的饭。

    饿着肚子出门,小区和大街上都是静悄悄的,杳无人烟。想着正月初二大清早不知公交车有没有啊,要走路的话得大半个小时呢。正担心着,远远看见九路车向我开来,心里一阵温暖。公交车司机也和我一样,辛苦了!来到医院路口,又发愁早饭没吃怎么办,早餐店全部关门了。这时看到路口有个早餐摊,有煎饼卖。平日里我不太愿意吃摊上的早餐,今天它却救了我的急,填饱了我的肚子。

    上午在办公室和同事说起家里煤气灶的事。正好科室里有两个人和我住在同一个小区。她们说昨晚小区附近山上着火了。这火从昨天早上一直烧到后半夜。起先是在山的另一面,叫“费龙口”的地方,火势越来越大,蔓延到山这边。而我们小区就在山脚下。她们还给我看了她们在阳台上拍下的“壮观火景”。我这人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啊,那么大的事情居然浑然不觉。据说起火原因是村民在山上烧纸钱。国人的陋习啊,真是害人不浅。怪不得昨晚家里闻到那么浓重的烟味;怪不得今早煤气点不着(为安全起见昨晚起小区天然气的总开关关掉了)。

    虽是正月初二,可是病房依旧人满为患。忙忙碌碌一整天。中午吃到了潘主任儿子送来的爱心午餐——煮面条。潘主任煮了整整一大锅,我们五六个人吃了还足足有余。我对护士长说,今天沾了你的光!(因为潘主任是护士长的婆婆)。我还不知道家里煤气是否恢复,我的晚餐在哪里。

    过年了,有忙有闲,有喜有忧。据说“年”是个坏东西,是个难过的坎,年过了,就一切都好起来了。

    希望我们大家的日子也会一天天的好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