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对书信的期待  

2013-04-16 10:46:14|  分类: 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在一段相当漫长的时间里,我每天总是期待着有一封书信从天而降。

    儿时,住在医院的宿舍,一排五户人家。我们家在第一户。外面有一条长长的弄堂。每到中午,邮递员大叔的自行车铃声会准时响起,那时候,一群孩子就会雀跃起来。哪户人家的报纸,哪户人家的家书,都被各家的孩子自己取走了。那个邮递员大叔风里来雨里去,给我们送了十多年的报纸和书信,直到光荣退休。

    那时我们家的书信是最多的,因为父母老家远在四川,今重庆境内。老家的叔叔、大嬢嬢,基本上每半个月都会有一封书信给爸妈。父母看书信不避讳我们三个孩子,大家争先恐后地看,仿佛信中有着无数的宝藏。后来,叔叔家的堂弟堂妹和大嬢嬢家的表哥表姐长大了,也会时不时地寄信过来。我们从这些书信里知道了自己的根在哪里,自己还有哪些亲人。七十年代的某一天,突然接到一封来自四川但是笔迹陌生的书信,爸爸看着看着,脸色凝重起来。这是多年来失去联系的小嬢嬢,是爸爸的小妹妹。解放以后因家里成分为地主,爷爷被镇压了,奶奶也畏罪自杀了,这个小嬢嬢吃尽了苦头,甚至流落街头当过乞丐。后来,她嫁给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生儿育女。日子总算好了一些。她费尽周折找到失散的叔叔和大嬢嬢,要到了我们家的地址。从此,爸爸家四兄妹总算都取得了联系。爸爸身为长子,在自己家境窘迫的情况之下,千方百计接济老家的弟妹。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我现在总算有了一些体会。

    我上高中以后,尤其是上大学以后,渐渐地有了自己的交往圈子,有了朋友间的书信往来。有来自女生的,也偶尔有来自男生的。那些洋溢着青春气息、充满着美好憧憬的文字,伴随着我度过了一段难忘的岁月。和哥哥姐姐的通信更多。我们在不同的城市念大学,靠书信相互倾诉烦恼,分享快乐。在书信中我见证了哥哥嫂子的恋情,也了解了姐姐的情感纠葛。和建伟相识、相恋、结婚,以及婚后看似平淡的岁月里,我们不知相互通了多少信件。许多的矛盾冲突,在书信中化解。每年我的抽屉里都会攒下厚厚的一摞书信,我得花不少的时间整理它们,分门别类,还标上记号。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写信的热情比过去减少了。因为,往往写信总是我的一厢情愿,寄出去的信如泥牛入海有去无回。只有和丽娜的通信,断断续续地延续到本世纪初。终于,这个忠实的闺蜜也因为工作忙碌灵感枯竭不再有心情专注于写信,而和别的朋友一样,开始了煲电话粥。

    随着家一搬再搬,存留下来的书信越来越少。我都不清楚哪些书信是那次搬家时失落的。

    这十来年,我收到的个人书信已经寥寥无几。尽管每天分到办公室的印刷品一大叠,但是除了报纸,就是铺天盖地的广告,要不就是那种牛皮信封里装的公文或者会议通知。曾经我是那么期待每天传达室送报纸的大爷过来,希望收到一封来自远方的朋友寄给我个人的手写书信,但是渐渐地我已对此不抱有任何希望。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随着通讯和网络的便捷,谁还愿意用这么老土的方式去与人交往?记得过去我每写一封信总是先打好草稿,然后公公正正地抄写在精美的信笺上,装进同样精美的信封里,贴上好看的邮票,然后充满期待地塞进邮筒。想象着这封信慢悠悠慢悠悠地抵达我所指定的目的地(有些书信甚至是远渡重洋去往另一个陌生的国度),想象着对方读信时的快乐表情,想象着他(她)欣然提笔回信的专注神态,那份美好的憧憬岂是如今一条快捷的短信能够比拟的?

    对于书信的期待,已经不再有了,就像一个过去了的世纪不会再回来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