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我的城南旧事  

2013-01-29 20:53:24|  分类: 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建伟结婚27周年


    今天看到兰江导报上的一则报道,勾起了我的一段难忘的回忆。报道的标题写道:“屋顶漏水,墙体分离,地面下沉,14户下岗职工无力修补——饲料公司职工宿舍让人不敢住下去了”。文中的那幢小楼,曾经见证了我和建伟结婚的最初几年时光,一度,曾经修缮一新,人丁兴旺,在承载了数十年的人世沧桑、岁月变迁,经历了一轮又一轮洪水的冲击之后,如今,却成了岌岌可危的破屋。   

    我的故事发生在老城南门,那儿有一座“南门大桥”,连接着老城和马公摊。这座桥始建于八十年代初,若干年后做了拓宽。桥的老城边,往东的方向,有一个破败的公园,似乎已经许久无人问津。紧挨着公园就是那一排二层的老建筑。它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产物。建筑向西临江,向东临街。由于地势的落差,临江的那一面,高高地垒起石基,看上去像一堵城墙。靠街的楼前有一个小院子,外面围着一堵围墙,正中有一扇大门。彼时,大门边竖着一块牌子,上书“兰溪市饲料工业公司”几个字样。曾几何时,物是人非,那块牌子也不知去向。每当我路过这里,心里总会泛起别样的滋味。耳边仿佛听见一楼车间里机器加工饲料的隆隆声,隔壁食堂那女伙夫扯着嗓门叫开饭的声音,还有夜晚一帮小青年在二楼某个房间打牌的笑闹声......

    记忆回到1986年2月2日,晚上八点多,一串鞭炮声把传达室的老头惊醒。他开了门,看到穿一身新衣的我和建伟,还有簇拥在旁边的亲朋好友。他睡眼惺忪地问:王经理,今天你结婚?建伟笑着点点头,递给他一包喜糖。这时候,二楼过道上几个单身汉探头探脑,好奇地向门口张望。我们一行人走进院子,走上楼梯,那里是一排单身宿舍。我们步入其中一间只有17平米的屋子——我和建伟的新家。这幢楼两边都有过道,一边通宿舍,另一边通办公室。我的隔壁就是书记办公室。两个房间之间有一扇门,不过已经钉死了。但墙上还有一扇窗户是开通的。从此以后,我在这里生活了整整四年。

    结婚的时候,除了一张床,一张大衣柜,一个床头柜,一张书桌,一张餐桌,再也没有别的家具。这些家具是建伟爸爸从淳安老家运来的,式样很古旧,可我不敢不要。因为他老人家放出狠话来说如果我们嫌弃,他就一把火烧了。家电当中,一台洗衣机是我攒了两年的工资买的。一台三洋牌录音机是建伟上大学时家里买的。除此再无他无。没有电视机,没有冰箱,没有当时已经比较普及的一切。

    建伟大学毕业才两年多、年仅26岁就当经理了。他很忙,经常出差。婚后我一个人时常感到寂寞。饲料公司那么偏僻,交通又不方便,我没有地方可去,只好一个人窝在家里,听外面青蛙此起彼伏的鸣叫声。实在闷得慌,会走出来,在过道上站一会儿。眼前的确是一道美丽的风景。远处的三江之汇,靠右边的南门大桥和楼底下的一大片菜地,都呈现在视野里。有时,我会去隔壁串串门。但那时候和公司里的人还不太熟悉,没什么话题。天气晴朗的日子,我会拿了被子在栏杆上晒。只是,倘若刮大风,被子时常被吹到下面。我只好绕很大一个圈子跑到下面菜地把被子抱回来。被子好大好重,抱到家里我累得气喘吁吁。平日里,除了看书,最大的消遣就是听歌。也就是那段时间,我看了很多琼瑶的小说,时常为书中男女主人公的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感动得泪流满面。对比书中的爱情,我觉得我和建伟的爱情未免显得有些平淡。

    结婚半年左右我怀孕了。有几天建伟又出差在外。一个夜晚我下了班回家,洗了澡后将一大盆洗澡水端到外面倒掉。之后,我又站到凳子上、踮起脚尖费劲地拿取放在衣柜上的被子。过几天就是中秋节,冷空气来了,盖毯子不够暖和。没想到那一晚我先兆流产了。整个晚上一直少量地出血。我一个人担惊受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人在身边。好不容易捱到第二天早晨。我打起精神一步一步走下楼,挪到传达室,给婆婆办公室打电话(那时候家里没有电话)。婆婆立刻通知了我父母。老爸推着自行车将我带到医院,一路颠簸,出血更多了,胎儿完全保不住了。我被推进了妇产科病房。我还没有来得及品尝做母亲的喜悦就让胎儿早早夭折。那一次流产使我半年里心情都很抑郁。

    87年春天,我又怀孕了。这一次我再也不敢胡来,老老实实请了两个月病假呆在家里保胎,直到胎儿稳定了以后才去上班。当然上班以后就不可能搞特殊了,一直上到临产,而且要上夜班。年底(12月15日),寒寒提前几天出世。次年春天,产假结束从婆婆家里搬回饲料公司,居住环境有了一点改善。因为饲料公司又造新房子了,办公室搬到另一幢楼,于是我们的家多了一间屋子,宽敞了许多。原先通宿舍这一边的过道一户户隔开成了阳台,还装了自来水龙头;我们进出是走原来办公室的过道。寒寒在那里度过了生后最初两年的快乐时光。

    东西朝向的屋子有个弊端。通阳台的那间屋子每逢夏日就像蒸笼一般闷热。所以一走进屋子第一件事情就是泼水降温。夜晚常常热得彻夜难眠。而到了冬天,阳台上四面透风,自来水管子时常会结冰出不了水。我最害怕冬天,因为得在阳台上洗衣服。水冷得刺骨。而有了孩子以后要洗的东西又有那么多。每到冬天我的手就生冻疮。那几年公司效益好,职工的福利多。每当临近过年,公司就会发很多很多的年货。其中让我特别头痛的就是冰冻的海鲜。那些带鱼、黄鱼、墨鱼,都冻得硬邦邦的,我要将它们一一剖开清洗了以后才可以放进冰箱(寒寒出世以后家里添置了冰箱)。有一回光光洗这些东西竟洗到半夜12点,两只手肿得像两只大馒头,后来左手还烂了一个洞。

    公司离医院步行得40分钟,即便是现在,也是属于比较偏僻的地方。那时没有公交车,没有出租车,也没有三轮车。结婚以后每天一早建伟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去医院上班,然后他回到饲料公司上班。下了班他又过来接我回家。有了寒寒以后,自行车前面就多了一条藤编的小椅子。以后的许多年间,那辆自行车成了我们一家三口的交通工具,不管刮风下雨,不管严寒酷暑。若是建伟出差在外,我只有靠自己两条腿走路。有了寒寒以后就抱着他走。实在走累了,就在路边歇会儿。

    公司里人不多,大多数都住在单位,每户人家的家长里短都不是什么秘密。我家隔壁住着老书记一家。只要哪天晚上我和建伟拌了几句嘴,第二天上班时老书记就会语重心长地教育建伟要多疼老婆。老书记经常夸我贤惠能干,对建伟说这样的老婆你到哪里去找,不要不知足。于是建伟下了班又会原原本本地将老书记的话说给我听。他很不服气地说,为什么公司上上下下都对你那么好?只要我们两个人闹别扭,大家总是站在你这一边?

    由于夜班上得多,白天休息在家的时间也相对较多。休息天我时常会抱了寒寒在公司的角角落落里闲逛。公司里有一些单身的青年男女,比较空闲,生活又单调,他们看到寒寒都喜欢得不得了,抢着抱他,逗他玩。我也放得下心把寒寒交给他们,我可以见缝插针干点别的家务,做做饭,等建伟下班一起吃饭。那些单身汉没地方去,常常到我这里蹭饭吃。

    夏日的黄昏,太阳渐渐落山了。我和建伟会抱着寒寒走到南门大桥对面的马公摊,一直走到江边。那时候横山大桥还没有建造,这里就成了道路的盲端。我们在江边捡鹅卵石,摘野花,看江上船只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看对面的横山蜿蜒起伏犹如卧龙。

    好在和姐姐家离得不远。往东走一段路左拐,进隧道,再往右拐,走不多远就到了云山小区。姐姐家就住在那里,步行可能二十分钟左右吧。姐姐放暑假的日子,我的休息日就成了我和她共同的期盼。或者我过去,或者她过来。两个妈妈照顾两个孩子比一个人独自照顾,压力自然轻了许多,也给单调的生活增添了一些亮色。

    90年春天,我们搬进了溪西香兰村的商品房,虽然不大,只有五十几平米,但因为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顿觉条件改善了很多。再以后,家一搬再搬,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只是,建伟已经看不到了。住在饲料公司的那段经历早已成了无人分享的往事。如今,偶尔和寒寒一起走过这个地方,指着那幢墙面斑驳、墙体破败的小楼,问他可曾有一点记忆,寒寒茫然地摇摇头。毕竟搬出来的时候他才两岁多。

    二十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饲料公司曾经的辉煌早已尘封在老职工的记忆里。九十年代中晚期,公司开始走下坡路。不久,这个曾经创下全市人均生产总值之最的国营企业像全国大多数企业一样,彻底瓦解。建伟就是在那个时候从公司出来开始他那辛劳奔波的中年人生的。要是他没有遭遇那场车祸,我们的日子应该强过现在好多倍。可是,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况且,比起依旧居住在饲料公司的14户下岗职工,我不能抱怨如今丰衣足食安居乐业的生活。他们还挣扎在贫困线上,购置商品房对他们来说只是很遥远的梦想。日复一日,他们只能在那摇摇欲坠的危房里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祈求有朝一日政府发善心把改革的成果分一杯羹给他们这些受难者。

    对有些人,某个地方是历史;对另一些人,这个地方则是当下。历史可以翻篇,当下也会成为历史。只是,有些东西不是说放下就可以放下的。转眼,2月2日就要到了。曾经,我和建伟都会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搞一些纪念活动。如今,只有我一个人,在为这一天的到来而黯然神伤。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