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梅雨季节  

2012-06-20 11:22:22|  分类: 自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年的六月中旬,便迎来了梅雨季节。这个季节,雨是少不了的,仿佛老天积蓄了全年的雨水,只为了这些时日的疯狂倾注。姐姐家的一楼,花岗岩地面冒着汗,那些爬行的虫子偶尔会在角落蠕动。一不小心蜈蚣都会从院子里溜进来做客。她说每年总有那么几天家里潮得让人心烦意乱,好端端的衣物被子,不知什么时候就有股子发霉的气味了。咳,她那个房子的缺陷就是没有架空层。好在我家是三楼,没这个顾虑;也好在梅雨总是按着自然规律到了一定时候会停止,然后进入真正的夏季。

    江南的四季更替总是那么分明。我不喜欢没完没了的雨,它带给人烦闷的心情。那如注的大到暴雨将人困锁在室内,哪儿也出不了。出门就意味着淋雨(那种雨即便撑了伞也免不了淋湿衣服让人不爽),意味着鞋子被泥水弄得脏兮兮。我的家乡是三江之汇,每每在水位上涨后,城市就在一片汪洋之中。水退下去以后,街道展眼充斥着乌七八糟的脏东西,清洁工得费好大的工夫清理这些赃物。去年人民路那些店面进水,人们忙着抢搬货物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转眼又是一年。今年,但愿不会再发生“五十年一遇”的大水了。想起《百年孤独》中,那个雨季竟兀自持续了将近五年!大量的雨水不仅淹没了良田和屋舍,连人也跟着发霉,每个人的牙齿都是绿绿的(我想这一定是作者夸张的写法),多么可怕的雨季!

    当然入梅也不全是坏事。充沛的雨水将大大小小的水库沟渠都灌了个饱,在旱季到来时不愁没有饮用和灌溉的水。江南的富足,与雨水的充沛也是密切相关的。在我的记忆之中,似乎从没有尝到过缺水的滋味。家乡的母亲河——兰江,总是那么慷慨地哺育着一方的儿女。我们祈求她不发怒,不肆虐,永远这样温和地对待我们。当然这首先得我们好好对待她。

    在我们家乡,这个时节,杨梅成熟了。梅雨梅雨,大约是因为这雨是伴随着杨梅成熟而降临的缘故吧?熟透的杨梅黑红黑红的,咬一口,那酸甜的滋味沁入心脾。水果当中,杨梅是我比较喜欢的。今年的杨梅是小年,可那天周六我坐专家门诊时居然收到了四篮子杨梅,都是看病而熟悉的病人一早上山摘了新鲜的大老远送过来的。咳,我忙着看病也没好好谢人家。我拿了一篮去病房犒劳那些小医生小护士,又送了两篮给朋友,余下的一篮拿回家里。谁曾想姐姐又给了我一篮!

    我每年都要浸杨梅烧酒,今年当然不例外,而且今年的烧酒可是上好的**酒啊!浸了满满一大瓶,花了我三斤**酒!价格可是远远超出杨梅本身。那晶莹透亮的色泽、那酒的浓郁芳香和杨梅的淡淡清香,格外诱人。余下的杨梅我把它放在冰箱里,想吃的时候拿出来,边看电视边吃,直吃到牙齿酸透为止。

    不下雨的时候,梅雨季节的天气还是比较适宜的,气温还没到七八月份那么高,通常都是在20~30°C。只要雨一停止,那些果农就忙着采摘杨梅。雨天的杨梅不好吃也难以保存。通常停了一两天以后,那杨梅比较干燥不容易坏。以前我曾经和朋友去杨梅山摘杨梅吃。但现在吃不消了。在杨梅树下摘杨梅味道实在不好受,不仅闷热,而且会被虫子咬。摘上两个小时一篮杨梅还摘不满。所以,人家送了一篮杨梅过来,那里面包含了多少辛苦啊!

    梅雨时节,也赶上农历五月初五的端午节。我们这里的习俗是吃粽子。其实我对粽子不怎么喜欢,小时候吃怕了。那时候每年端午奶妈都会包好多的粽子拿来,可是由于当时的条件,肉类得不到冷藏,粽子里面的肉基本上不新鲜,吃起来有股难闻的味道。我们几个兄妹都不想吃,可老爸规矩很重不能浪费粮食的。于是那一篮子粽子我们天天吃,顿顿吃,得吃好几天,以至于一闻到粽子味就恶心。所以,现在即便是再好吃的粽子,我也是只尝一两个。我和奶妈说了,你要拿也就拿几个我尝尝鲜,多了浪费。可是奶妈还是执意的每年都要拿好多过来。不过现在她包的粽子质量和口感比以前那是好多了。

    今年的梅雨看来并不怎么厉害,因为在多雨的日子总有天晴的间隙。昨天上午在办公室,看着天色放晴,我又开小差跑了一趟杭州,这回好歹把下沙房子的事办了。在交房中心和寒寒填了几张表,签了好多名字,按了好多手印,然后拿了钥匙。我和寒寒一起上楼看房。这是寒寒第一次打开自己的房门。由于事先我对他灌输了很多房子不理想的信息,看了现场以后寒寒说,妈妈,这房子挺好的,并没有你说的那样糟糕啊?奇怪昨天看到房子好像竟觉得比较满意了。面积比我这里的丹桂华庭大,得房率高,两个卧室的窗子都是朝南的,那个客厅好宽敞。最开心的是站在阳台上眺望浩瀚的钱塘江,真让人心旷神怡。寒寒说,他很喜欢!办完了事情,我们各自分手,我坐快速公交回到杭州大厦,打车到南站,赶上6点40分的末班车回兰。虽然到家已是晚上九点多,可是心情却格外好。

    梅雨季节,并不总是恼人的。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