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对儿子的恋爱究竟采取什么态度好  

2012-02-29 09:11:34|  分类: 亲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子的恋爱婚姻,做妈妈的究竟是听之任之好,还是多提建议好?这真是很矛盾。我觉得要因人而异。对于那些自我约束能力、判断能力和责任感较强的男孩,还是不要再给他们施加太多的压力,留给他们更多的空间比较好。

    我的儿子从小胆小内向,不善交往。从他情窦初开起到现在,一直以来我都是顺着儿子的,随他去折腾。他也没给我惹出什么麻烦。

    读初中,看到他写的“情书”,东一篇西一篇,桌子上、抽屉里胡乱放着。我估计他只是自己写写、抒发一下感情而已。他把我年轻时候喜欢看的雪莱、海涅、歌德、普希金的诗歌集全都搬到他自己房间里了,他仿照着那些诗开始宣泄他自己的烦恼。那时候寒寒爱上班里的一个非常优秀的女生,可人家没看上他。寒寒叫她“师傅”,崇拜了她好几年。那女孩有一帮为她鞍前马后效力的男生,她可以向他们呼风唤雨。寒寒只是其中很可怜巴巴的一个。一次女孩在家中开生日Party,寒寒是被邀请对象,他激动得几天睡不着觉,还叫我陪他去买礼物。记得我推荐他买了一面很精致的小镜子。我原以为初中毕业上高中两个人不同班了应该就没问题了,谁知高中两个人还是在一个班。可想而知这三年高中寒寒是无法好好用功的。有一阵子他几乎不能自拔。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是这段青涩懵懂的青春年华,好多的情感困惑只能够他自己去排解。

    后来,高二,他有了和女生的第一次“约会”。那是个笔友,是另一座城市的读幼儿师范的女孩。在通了半年的书信、通了几个电话之后,女孩利用来兰溪女同学家玩的机会要来看看寒寒。寒寒并不避讳我,当着我的面和女孩通话,确定见面地点和方式。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他们约定1点钟在新世纪门口见面。尽管我内心很不安,可还是和颜悦色地对寒寒做了一些交代。说女孩子大老远的来看他一趟不容易,叫他好好陪人家玩一天。给了他两百块钱,让他买些好吃的。对女孩要尊重、要保护,不要让女孩花钱。并要求他要安全把女孩送回到她同学家里才能够回来,不要让她出事情。那天下午寒寒打来电话,兴奋地说,两个人去地下长河玩了。之后他们一起去伯尼咖啡吃晚饭,又带女孩去参观了兰一中。晚上九点多把女孩送回同学家中以后,寒寒带着美好的心情回来。后来,由于功课紧张,寒寒和女孩渐渐疏远了。可以说,他们的关系是无疾而终。

    上大学,寒寒遇见了丹丹,这是他认定要相守一辈子的人。他对她投入全部的感情,并始终如一。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要对我隐瞒,我一直知道他们的进展。我没有做过任何干涉。我觉得,好也罢,不好也罢,得两个人自己交往了以后才能够确定,假如我把自己的看法加给他,会影响他的判断。寒寒知道丹丹有很多缺点,但他依旧爱她,在意她,在我面前维护她。其实,孩子的感觉是最重要的。我们不应该给他设定条条框框:应该找什么样的人,应该如何如何。缘分来了,那些外在的条件就会变得很不重要。寒寒在恋爱过程中学会了理解包容女孩,增强了责任感,渐渐成长、成熟起来,这是值得欣慰的。为此,我得感谢丹丹。

    前不久芳姐和我在伯尼咖啡作了一番长谈。他的儿子浩浩今年三十了,大学毕业在上海工作,经过多年打拼,已经混到精英的份上了。芳姐对儿子一向严格,尤其是在恋爱交友方面。读高中时,浩浩和班里最优秀的女孩(班长)关系较好,经常递条子,被芳姐发现。她去学校找到老师告诉这个事。后来老师找他们分别谈话,说高三了,不要因为早恋耽误了前途。于是,一段美好的感情被扼杀在萌芽状态。后来,两个人分别考取了不同的大学。那女孩至今依旧单身一人,不过两个人再度相遇时,再也找不回初恋时的感觉。浩浩是个帅气的男孩,无论大学还是工作以后都有女孩追他,但很少有人能够让他看上。不过,去年出去旅游邂逅了一个北京女孩,浩浩对她一见钟情,两个人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浩浩把这事向妈妈做了汇报。芳姐对儿子说:电视《双城生活》看过没有?一个北京、一个上海,以后有得你麻烦的。

    芳姐对儿子说这些话的时候,其实并没有说是竭力反对,而只是这么一说。然而儿子是在乎妈妈的观点的,于是和女孩提出分手。但分手之后浩浩非常痛苦,他觉得无法失去她,于是又和女孩联系,重续前缘。女孩为此还千里迢迢赶来看他,并答应以后来上海和浩浩一起生活。还是芳姐,不知怎么的电话里又发了一通感慨,于是两人又偃旗息鼓。一个月下来,浩浩还是受不了没有她的日子,几天前专程去北京请求她的原谅,谁知屡屡受伤的女孩再也不肯接受他的请求。

    那天芳姐接到儿子电话。三十岁的儿子在电话里冲着妈妈嚎啕大哭了半个小时,并且将这许多年对母亲的不满,包括高中的那段被扼杀的感情、包括以后她时不时灌输的观念对儿子的影响,一股脑儿说了出来。芳姐这才知道,由于自己的独断,给儿子带来了那么多的伤害。芳姐说,我是希望他幸福的呀,可是为什么我所做的却是适得其反呢?儿子撂下话来,这辈子非那个北京女孩不娶了,如果她再不答应,他就打光棍。现在芳姐很着急,她想和那个女孩打电话为儿子求情,浩浩说不用。他自己再去努力努力。

    芳姐内心很纠结,没人诉说才找到我。她说,儿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哭过,我心疼极了。看来他这回是投入真感情了。我宽慰她说,只要女孩尚未找到新的男朋友,只要浩浩穷追不舍,应该没问题的。她说,希望如此吧,否则儿子要打一辈子光棍,那不是我害了他。我说,在儿子的恋爱婚姻问题上还是要相信他们自己的判断能力,以后不要再干预太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