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正月,立春  

2011-02-05 20:14:24|  分类: 亲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摆在案头的水仙在正月初一绽放出美丽的小花,婀娜的茎叶,白色的花瓣,黄色的花心,看上去素洁,淡雅,给居室平添了生气。

    年前老是阴雨,或雨夹雪,久违了阳光。年廿九以后直到现在,天气却一直晴好。每天,把被子抱到阳台上翻晒,让被子吸纳阳光的香味。于是,每个夜晚,在温暖而喷香的被窝里,做着美梦直到天明。

    初一上午九点不到,和寒寒出门走在大街上,整条街静悄悄空荡荡的。除了零零星星的鞭炮声之外,街头巷尾还处于睡眠之中。不过,等我们从中洲公园散步回来,好多商店的大门都开了,鞭炮声也热闹起来,震耳欲聋。我们到今朝商厦,帮寒寒买了一双耐克鞋子。又来到大丰大门口,各自擦了皮鞋。

    和年三十一样,初一下午也是早早的去了老爸家,陪双亲说话。晚饭就在老爸家里解决,照例是我掌勺。哥哥没有回来,姐姐也在自己家里过年,因此这个年比以往要冷清些。不过相应的我的家务活也要少很多。

    昨天,大年初二,是立春。虽然早晚的气候依旧寒冷,可日午时却是非常温暖了。我带着寒寒、丹丹到溪西仓里村胡家塘沿自然村德文弟弟家拜年。德平弟弟开了车子过来接我们。我们到了以后不多久,丽群一家四口、丽萍一家三口、德平弟弟的老婆孩子、奶妈也都被德平弟弟陆续接来了。

    我们先在家里堂前的八仙桌旁坐下,吃了德文的媳妇珍珍端上来的煮鸡蛋和糕点,他们的儿子小杰为我们端茶递水。稍坐片刻后,一大群人前呼后拥去后山的墓地祭拜了奶爸。在那里烧纸,燃放鞭炮。时光匆匆,转眼奶爸过世已经整整十七年了!那时候丽群和德文的孩子还小,丽萍和德平还没有成家。如今,他的两儿两女膝下已经有了五个男丁,其中丽群的大儿子晓丹已经做爸爸好几年了。要是奶爸还活着,他就是太公了。

    回到家里,珍珍正在厨房里忙碌。她的厨艺不错,很快地整了两桌酒席。大人一桌,孩子一桌。我们吃了好多的菜,还有馒头夹肉,喝了米酒。丽群的丈夫树忠算是同辈当中最年长的,他和奶妈坐在上座,树忠忙着为大家斟酒,不过他自己酒量很小。德文弟弟有时候陪我们喝酒,有时候跑到厨房帮忙。德文无论那高大的个子还是干活的利索劲儿,都和奶爸十分相像。丽萍的丈夫华华喜欢喝酒,丽萍说他没有一天离得开酒。他是干力气活的,喝酒有助于恢复体力。德平要开车,所以他只是象征性地喝了一点点,他老婆瑶瑶替他喝一点。晓丹虽然是孩子,不过因为他是孩子当中唯一成家立业的,所以他坐在我们这一桌。他的老婆孩子回安徽老家拜年。晓丹虽然书读得不多,不过现在可是一家公司的部门经理了,是孩子们当中“官衔”最高的。

    小杰招待一桌的孩子。寒寒和丹丹都在那一桌。丽群在那里帮着招呼。饭后,大家在院子里摆了两桌打牌。寒寒、丹丹、小杰、小霆(丽群的小儿子)四个年龄相近,都是大学生,其中小杰还是在校生,他们坐一桌打牌。立春下午的阳光暖洋洋地照着他们青春洋溢的脸,让人羡慕不已。晓丹、小宇(丽萍的儿子)、小柯(德平的儿子)、丽萍四个坐一桌打牌。打了没多久,两个读初中的孩子被各自的妈妈叫到房间里做功课了。

    德文和德平兄弟俩在老房子那里忙着丈量屋基。老房子久无人住已经破败不堪。奶妈这十多年都在丽萍和德平家里帮着带孩子,现在孩子大了,她老了,想回自己的家,可是这个家已经不能住了。德平说,奶妈有个心愿,希望把老房子拆了重建一幢小楼。德平现如今条件比以前好,有能力做这个事。他自己也希望以后从上海回来不再住丽萍家,而有自己的家。奶妈满怀憧憬地对我说:“要是这里造了新房子,以后你退休了想回来住多久就住多久。这里的房子宽敞。你还可以在这里开诊所”。这倒是不错的主意。

    下午三点多,我们恋恋不舍地告别奶妈一家,德平把我们送回家。到家后丹丹在电脑前教会了我如何网上购物。说来惭愧,我到昨天为止一直不知道怎么在网上买东西。我叫寒寒教我,寒寒把任务推给了丹丹,说丹丹擅长做这个。丹丹本身就做这个,她操作起来得心应手。我不仅很快学会了,而且还当场买了一本早就想买的书——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不知过几天书会到手。正月初二就这样充满愉快地过去了。

    今天初三,又是周六,我去医院上班,专家门诊。不过由于是正月,病人很少。我提前开溜。回家不多久,育平来电,说马上过来了。他带来一大袋子的美国樱桃。匆匆来又匆匆走,说是小马在楼下等着,要去建德拜年。那美国樱桃可是稀罕物,那么多我如何吃得了?于是拆封装了两个袋子,分别给死党老姚、小姐妹美新送去。老姚这个春节没有休息过,每天在放射科忙着,真是个工作狂。我把东西放传达室叫她自己去拿。美新昨夜和朋友打牌到深夜,给她打电话已是中午,她才起床。我和她相约在伯尼共进午餐,然后又去中洲公园散了一会步。今天的公园可谓人潮如织,大约城里一半的人都拥到了这里。

    明天上午,德平弟弟要过来,开车送我和寒寒去公墓给建伟、我婆婆上坟。本来要初一去,可是初一是公墓最拥挤的。还是迟几天吧。明后两天都有朋友请客,是那种非常不错的朋友。

    春节假期很快就要过去了。从来没有哪个春节像今年那样轻松、愉快。只是,我担心自己会多长几斤肉。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