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伤痛的抚慰  

2009-06-14 20:56:19|  分类: 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她总是这样,喜欢在一个城市和另一个城市之间穿梭。她不愿意总是待在太熟悉的环境当中,那会给她许多无形的压力。去另一个地方,看看一群有别于周围人群的朋友,然后,大家一起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喝几口小酒,她会暂时放松自己。

    然而这一次,小雅却没有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因为,她竟然在晚宴之后过了三个小时、在卡拉OK唱了一首接一首反响不错的歌以后,说醉就醉了,没有任何预兆。而且醉的表现很特别,神智特别清醒,只是情绪却短暂的失控,哭。弄得一帮兄弟姐妹莫名其妙。——这是周五的夜晚,儿科学术年会的前一天。

    许是连日的不良情绪渐渐堆积,许是因为身体本身就有不适,终于在一个这样的场合,小雅有了借题发挥的机会。酒,其实并不是主要的因素。许多的原因。一路上晓勇揶揄说,一定是老胡师哥大老远赶回来尽地主之谊,又是陪你喝又是陪你唱的,让你酒不醉人人自醉了吧?老胡已经走了,这几天他事情很多。他在他也不会相信小雅会这样的状态。他们以前一块进修,彼此太了解。

    好在有小翠,一直陪伴在左右。当然,一班兄弟也不敢含糊,相送到住地。开门,晓勇问:喜欢我们哪个帅哥陪你啊?小雅虽近视眼犯迷糊,心却明白得很。她拉住小翠:就是你了,今天你逃不掉了!然后,对兄弟们挥挥手说,你们全没分了,走吧走吧。就这样,把个小翠硬拉来作伴。小翠是本地人,她好脾气地说,那我回去带件换洗衣服,再向老公请个假。行,快去快回!小雅命令。

    上洗手间,吐。然后,一头倒在床上。小雅想,我今天究竟怎么啦?这么点酒,至于让我趴下么?

    胃的翻江倒海让她辗转反侧,而小腹的疼痛在隐隐发作多时后又突然加剧。她知道,潜藏在体内多年的顽疾又一次作怪了。她明知自己今天不能喝酒,却没管好自己,于是让身体遭受了双重的折磨。那种愈来愈厉害的疼痛,每一次都会让她产生痛不欲生的念头。而此刻,深夜,远在异乡,无助的感觉更加强烈。

    小翠回了。她走到正在哼哼唧唧着的小雅跟前,关切地问,不要紧吧?要不要去医院?小雅摇摇头算是作答。

    她不想吵小翠,却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呻吟,更无法控制住自己频繁地上洗手间。不知过了多久,实在不堪忍受的小雅终于放声痛哭起来。一直没睡的小翠以为小雅还是酒精的缘故,问是不是去输点液体,小雅说,“这里,难受”!她指着自己的小腹。“麻烦去买两颗止痛片”,她央求道。小翠这才知道她哭的原因。“那你不早点说,还熬了那么久”!小翠心急火燎地出去了,然后很神速地回来了。不知这么夜半三更她哪里搞到的药。

    吃下止痛片,小雅终于停止了折腾,在凌晨时分昏昏睡去。只是苦了小翠,被这么一折腾,失了一夜的眠。

                                                                                (二)

    这一次的小雅没有像往常那么幸运,因为症状一直没有很好的控制,虽然再不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却总是像有一根绳子牵拉着下腹似的,时有时无、时轻时重的痛,搅得她不得安生。

    她以前曾经问过本地的妇产科医生,一个风风火火的女人。她们私交很好,可她没有为她提供比较好的方案。她说,要是再年轻几岁,她会建议手术切除,可像她这样,还是拖几年看看。至于这拖几年是让她这么一直痛下去,还是有什么办法,她可没有提出建议。这样的痛,影响了生活质量,且给她的出行带来了极大的不便,因为几乎每一次长途远足,她总会有那么一天受病痛折磨。

    此刻她想到了她的同学雪健,他是省城的妇科专家。平日里他们时常打交道,关系很铁,她经常介绍病人找他看病,他也时常过来会诊。她的小姐妹小君痛经多年,去他那儿看病,回来后一个劲夸他,说她起初还不好意思,这种事情自己老公听着还嫌烦,怎么好意思一五一十告诉别的男人,没想到他那么认真仔细地倾听,又那么理解。和他说了话毛病都好了一大半。那时候小雅听了心里一半是骄傲一半是有趣。

    有几次看到雪健,小雅很想开口诉说自己的病痛,却每一次都欲言又止。她还是有些难为情,毕竟那是男同学。可这一次她顾不了那么多了。

    拨通烂熟于心的号码,电话那一头传来雪健快乐的声音:“小雅,周末好啊?”

    “雪健,今天是我自己有麻烦事要问你了”。

    “怎么说?”雪健的声音流露出关注。

    “我,我,三年前得了ZG腺肌症”。小雅吞吞吐吐地说。

    “哦,那一定好痛好痛的”,雪健说,他的语气是那种从心底里萌发的理解、关切和怜惜。那一刻小雅真想对着他哭。小君说得没错,听到他那真正顾惜女人的声音,任何一个被病痛折磨的女人都会对他产生信赖甚至依恋的。她对他说,痛得厉害的时候,她甚至跳楼的念头都有。

    “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雪健责备地说。

    “我这不是怕难为情嘛”。

    “你这个人,我是谁呀,和我说都难为情那你还和谁说去?”

    在雪健的鼓励下她解除了顾虑,一五一十向他诉说了病情。“平时吃药吗?”雪健问。“只是忍受不住的时候吃一两片止痛药,多数时候硬挺着”。小雅说。“有病痛就得治,女人要做得轻松快乐,怎么可以这样苦熬自己!”雪健开导劝慰小雅。以前,小雅从没有想到,除了手术,也可以用药物来缓解这个疾病。因为拘谨,她耽误了那么多年。

    雪健不愧为专家,他提供了小雅几个方法。比如妈富隆口服,或者小剂量米非司酮口服,结合芬必得止痛。他说,通过药物控制症状会得到缓解,痛苦会消除的。雪健还说,药吃了以后有什么情况随时和他联系。

    和雪健通了电话后,小雅觉得整个人都宽慰了不少,她相信,吃了药以后她会彻底好起来的。咳,妇产科真该多些男医生,尤其是像雪健这样细心周到、善解人意的男医生。比起风风火火的女大夫,他们更能赢得女患者的心。小雅这么想。  

                                                                             (三)

    连日来,与会的同行们以为小雅不过就是偶尔喝了点小酒,醉了一回。小雅也不做任何解释。看到小雅如此病怏怏的样子,大伙心里倒生出许多的恻隐来,觉得她大概酒量退化,于是不再劝她饮酒。主委云光还来房间看望好几次。云光上任不久,她总是那么面面俱到,生怕哪一件事没办妥。W在这里的时候可没这么辛苦。相信她会越做越好。自从W调离以后,小雅和她配合渐渐多起来,她觉得她应该助她一臂之力。云光笑说:昨晚我没来,你就牺牲了?我要好好批评他们。

    因为有目共睹的原因,酒是可以免喝了,可是主持的这一档子差事却依旧不能幸免。周六上午报到,下午正式开会。小雅头重脚轻走到会场,有气无力地对常务晓勇说,能不能换一下,明天的我来主持吧。晓勇面有难色说,可是会议日程都已发出去了,只能辛苦你一下了。哦,也只能这样了。

    幸亏是和丹虹两个人共同主持。丹虹也是小雅的师兄,高她一届,现在D市某医院儿科主任。开会前他悄悄地说:头天要是我在,才不会让你喝那么多!小雅说,是我自己没把握好。

    除了开场白,接下来的串词大多是丹虹在唱独角戏。小雅在那儿正襟危坐两个小时,末了她对丹虹说:你干脆主持到最后吧,我撑不住要开溜了。丹虹说,看你脸色的确很差,回房间休息吧,这里有我。不过,小雅还是没有开溜,坚持到最后把场面撑完。这样的会议一年只有一回,她可不想让人觉得自己不重视不配合,更不愿意让被请来讲课的专家觉得对他不尊重。

    晚宴,抽奖,之后是自由活动。一些人唱歌去了,小雅已经雅兴全无,晓勇善解人意地拉她去洗脚,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晓勇是有意想找人倾诉的,最近一阵人际关系紧张。小雅原以为这世上大约最烦恼的人是她自己,如此看来人人肚子里都有苦水。而人们寻找的倾诉对象往往原意是那种远离自己、一年到头碰面不多的人。在倾听中,在开导中,小雅不知不觉竟忘了自身的伤痛。

    周日,还有半天会议。经过一个晚上的睡眠,小雅觉得自己状态好了很多。看到晓勇,他说他凌晨两点钟才睡,因为今天讲课的专家昨天半夜才到,他们一块吃了宵夜。小雅惊异于他们的精力和体力。那专家上起课来还是那么眉飞色舞,一点看不出熬夜的痕迹。所以,他还会进步,而我,只能原地踏步甚至走下坡路。小雅心里在嘀咕。

    中餐后向东道主告别。老胡师哥看着小雅:“今天气色不错,兴致也不错,我就放心了,我可不想让你兴冲冲的来,灰溜溜地走,那样以后你就再也不敢来见师哥了”!小翠拉着小雅的手,有许多不舍。她说,今后要好好保重自己,多考虑自己。

    小雅心想,她的状况纯粹是自己的原因,不是别人害的,但人家也都当一回事地嘘寒问暖。她感到自己真的没事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总是紧张的,多数时候是充满人情味的。或许,这也是此行的最大收获吧,小雅心怀感念地想。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