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2009-04-20 09:52:27|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

    一大早,大新就从东阳出发,驱车绕道来兰接我。我们此行是去看望志远,一件酝酿已久的事,一个无论如何都要设法实现的近期心愿。

    虽然,事先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志远,不再是过去数十年那个谈笑风声、意气风发的志远,也不再是一月份见面时那个明知肿瘤已经复发却依旧乐观坚韧、对未来充满信心的志远,他恐怕再也没有了向病魔拼搏的斗志,他恐怕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不能心存奢望;然后当真真切切地面对那个脸形有些走样、神志朦胧、已经无法和我们对话的志远时,我们还是感到了无法形容的心酸。

    已是中午时分,当我们和他相处时,志远的一双无神的眼睛多数时候闭着,偶尔睁开一会儿,眼神也不再闪耀光彩。我们大声对他说:志远,我们来看你了!

    淑萍也对志远说:志远,你还认识这些同学吗?叫得出他们的名字吗?

    志远定定地凝视着我们,近乎耳语地说:锐锋,大新........

    我无法不流泪。可我还是得克制住悲痛的情绪,强做笑脸,和他说说话。

    志远的左手已经偏瘫,我把手放到他的右手,他用力握了三下,然后久久不放。我知道,他真是不甘心走,他舍不得离开我们这些同学。

    淑萍告诉我们,这几天他已经吃得很少。今天一个上午,连过去最爱吃的枇杷才吃了不到一个。我们看到,志远的嘴里,那枇杷的碎肉一直含着,咽不下去。后来给他喂的鸡担羹,也就吃下去一小口。他的喉咙里老是有痰音。淑萍说,现在已经并发肺部感染,细菌霉菌都有。

    一年多以来,他已经克服了一个又一个难关,这回,他怕是挺不过去了!再先进的医学,在他面前也束手无策。最苦的是淑萍——他的相伴二十多年的妻子,志远全靠她的精心照顾才苦苦撑到现在。她是个善良贤淑的女人,对于她,我深表敬意。

    我俯下身子对志远说,志远,还记得我们的《岁月屐痕》吗?你答应过我的,下一次同学会你还要和我合作诗朗诵!志远听懂了,他展现给我一个艰难的微笑,他的右手更用力地握紧了我的手。

    大新比我似乎脆弱得多,他说他已经呆不下去了,因为他的心口一阵阵发疼。

    这样的会面,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是令人愉快的,沉重的气氛,让人窒息;空中弥漫着阴霾。当我一步一回头地向志远告别时,他已经处于昏睡状态。我对他说:我还会再来看你的。可是,我还能再见到他么?我们还会向过去那样愉快地见面么?

    淑萍和她母亲把我们送到门口,她们哭了。让她们哭一会儿吧,哭,是一种宣泄,而她们,尤其是淑萍,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多数时候,她都得强打精神,撑起这个局面。

    怀着惆怅、伤感,离开四院。

    感谢单平夫妇、凌英夫妇,不辞辛苦过来陪伴我们,减轻了心头的痛楚。

    中餐,下午茶,“董事长”的席位,海阔天空的漫谈......心情,渐渐地变得轻松。黄昏时分,我已经踏上归途,并在万家灯火的时候回到家乡,回到病房,回到母亲身边。她老人家已经基本没事,只等出院了。于她来说,一场噩梦终于结束,她又在一场与病魔的抗争中赢得了胜利。

    我们这些身体基本健康的人们,可得好好珍惜、小心呵护身体的各个零部件啊!要知道,一旦病菌、毒瘤把肌体蚕食得百孔千疮的时候,再要修复它们,是谈何容易!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