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诉相思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

 
 
 

日志

 
 

由孟的猝走和志远的病重所想到的  

2009-04-10 08:55:34|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孟走了,很突然。

    虽然我和他不熟,但毕竟大学五年我们是隔壁邻居,他四班,我三班。记得那时有两门课是两个班级一块儿上的——体育和英语。

    翻开同学通讯录,四班当中第一个就是他,如此说来那时他应该是班长的头衔。新老对比的头像,老照片看上去更加熟悉,敦厚淳良的外表,意气风发的神态,依稀回忆起那个生龙活虎的男生。而与之毗邻的新照片倒觉得陌生了——上延的发际,沧桑的脸,有些凝重的表情,一望而知多年操劳。也难怪,人到中年,一个外科主任,常年的压力堆积。

    最先知道,是前天中午,静宣布的噩耗,在班级博客上,那是当天上午的事。猝死,心肌梗塞?继去年夏天七班的屈坚定走了以后,又一位同学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这样的消息对于任何一位曾经在过去同一段时间与之共同呼吸过湖滨校区的空气的同学来说无疑是一种强烈的震动。

    同一天,晓端也发来短信告诉这个坏消息。同时,她带来的另外一个消息更增添了心头的沉重与惆怅:波宁和汪路同学到杭州看望志远,他的情况比先前更差,每天受病痛的折磨,颅压越来越高,常人难以想象的头痛,神智日渐恍惚,好象已经认不出人了。神经胶质瘤,极高的复发率。自从去年一月发现到现在,他的脑袋已经动了两次手术,经过了多次的放疗和化疗。他很乐观,很坚强,可是病魔比他更厉害。去年金秋十月在紫金港校区的登台共同朗诵,今年一月份在西湖金座门口的相拥和约定,恐怕永远只能成为辛酸的回忆。

    昨天傍晚,久未联系的燕萍来电,叙述了孟在离去之前的一些细节。燕萍和孟在同一家医院,燕萍是消化内科,而孟是肛肠外科,因此业务联系颇多。那天早晨,孟照例开着车子去上班,当天专家门诊,早有病人预约。可是那天他似乎感到胸口闷,不舒服,于是告诉护士暂时不要放病人进来,他想在诊室休息一会儿。过了半小时病人渐渐多起来。护士去推门,发现门反锁着,她想主任一定很累,不希望别人打扰。可是再等等,还是没动静,开始着慌了,差人撬开房门,发觉孟早已气绝身亡。可怜一位悬壶济世的医生,一生拯救了那么多病人的性命,却无法挽回自己的生命。最让人痛心的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却孤独一人,他的同学、同事都来不及为他尽力。燕萍说着说着,语音哽咽,我和她都唏嘘不已。

    由孟的离去,想到还在遭受病魔折磨的志远,想到我们这些身体健康的同学,想到我们的老师......燕萍说,经历了那么多年大大小小的磨难,越来越珍惜同学的那份情谊,越来越怀恋那些朝夕相处的难忘岁月。

    是呀,我们为已故的同学痛惜,为患病的同学难过,为健在的同学欣慰。属于我们的人生越来越短暂,我们会加倍的关心彼此,加倍的关注那些需要关注的人,让爱的空气永远弥漫在同学的身边。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